白灵

这里白灵www
A团穿着红担皮的蓝担💙
山组大本命💙❤也喜欢潤智💜💙
意外地接受不了xgg和其他团员的cp orzzz (但西城组可以😂🙈
是个不折不扣的可(变)爱(态)迷妹

前些時間說的ww我個人還是很喜歡的(心
希望大家都會喜歡www(/ω\)
佔了一堆tag 23333
圖片來自 @溫海

玩白貓的時候見官網可以做這種事情就做了23333好好玩2333私心全員都要五星xx(目前只做了チョロ松,我會把另外五子都做的ww
圖片來自 @溫海
(有人知道怎麼樣艾特人嗎??

花吐症(轻松x一松)

第一次写文_(:з」∠)_还请多多指教了(土下座
*小短篇
*ooc注意
*HE…?
*轻松x一松(攻受不重要啦_(:з」∠)_反正都没有肉
*是个文渣
*没有问题我们就开始了哟~
——————————————————————————
「咳!」
花瓣从一松的嘴里掉落,淡紫色的,带血。一松静静的看着手中的花瓣,转身沖進马桶。已经两星期了,从一开始的一次两次演变成了十多次,分开来算倒是不密,但喉咙卻早已经咳到发疼。好干,好痛,无论喝多少水都无补于事。到底是什么时候染上的呢…花吐症。从第一眼看到他?不可能,大家都是六胞胎,一样的脸,为什么会喜欢上。没有时间去想,剩下不到两星期的时间,自己就会死掉,窒息而死去。嘛…说是没有时间想,倒不如说是一松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不重要,怎么样喜欢上什么的,重要的是,他会知道吗?不知道也好,反正他要是知道了的话,一定要讨厌自己的,连兄弟也做不到吧…想到这,一松又咳了两声,掉落出那淡紫色的花瓣。
  一松洗了把手,重新带好口罩,一打开门便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轻松
「一松,怎么了吗?我听你在洗手间咳了好久,感冒了?」
「啊…轻松哥哥…我没事。轻松哥哥你找我?」
「啊对!妈妈削了梨,一松也来一起吃吧!」
「轻松哥哥,都过了这么久了,梨什么的早已经没有了吧…」
「啊……你也对喔…」
「没事我出门了,再见」
「啊…嗯…记得早点回来」
  轻松侧身让开给一松出来,一松仿佛逃一样的离开了洗手间。轻松看着一松的背影,走进了洗手间。
——————————————————————————
  逃一般离开了家的一松在离开家后,开始放慢了速度,慢慢地走到了平时都会来的后巷喂猫。弓起了背,拉上了口罩,底著头,这样谁都看不到自己,自己,也看不到这个世界。
【就这样就好了…谁都不知,轻松哥哥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死去】
一松看着猫儿正乖乖的食著自己给的猫粮,难得的露出了温柔的表情和微笑。但一松的内心卻和表情正正相反
【啊…垃圾一样的我跟本就没有权利去喜欢谁吧…只是,只是远远的看着就好】
【反正我死了以后,谁都不哭,在意吧…不,跟本不会有人知道的…自己的死】
【这种事,收在心里就好了,就这样被我带到坟墓里就可以了 】
【对,反正都没有人在意…】
【死掉就好了…】
一松看着猫咪,轻轻地摸着猫背,猫咪开心的回舔一松的手。一松轻轻地的抱起了猫儿,坐在了后巷的角落,轻轻的咳嗽,咳出淡紫色的花瓣,和血。
——————————————————————————
  不是说时间过的很快嘛,这不,一星期过去了。没有什么的不同,该干嘛的干嘛,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一松了。除了自己的花吐症严重了以外,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发生。剩不到六天,自己就会死去。染上了花吐症一个月内传达不了自己的心意的话,最终会因为花瓣太多卡在喉咙出不来而窒息死亡。没有关系,死什么的,很简单不是吗?
「!!」
突然一阵痕痒並伴随著窒息感从喉咙传出
「咳咳!咳…咳!呕!」
半咳半呕出来的,是一堆深紫色的花瓣,和血液。
【喉咙好痛…好干…】
正从洗手间出来的一松,打开门就看到了轻松。轻松一手放在门边一手叉腰像壁咚一样严肃的看着一松问
  「一松,你没有事吧?你最近很奇怪喔?」
  一松看着轻松的锐利眼光,拉了拉口罩,底著头
  「我没…「真的没有?」
轻松双手放在门边把一松迫进了洗手间,双眼直瞪着一松,瞪的一松心寒。突然轻松俯身向前在一松的耳边说
  「一松,有事要说出来,你是我很重要的家人之一。」
  「?!」
  一松听到轻松的话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轻松。轻松说话的时候吐出的气有一下没一下的,弄得一松心痒痒的。一把推开轻松,离开了洗手间。轻松见一松推开自己,也就侧身让一松走出去,静静的看着他的背影。
——————————————————————————
【跑出来了…刚刚轻松哥哥他…】
  一松摸了摸耳朵,脸微微泛红,走著走著又到了平时的后巷。如平时一样,喂猫和逗猫。
  「如果…我和轻松哥哥咳、说了的话咳咳他…会接收我吗…」
【好幸苦…】
  「咳咳、我、咳」
【好痛,已经不行了吗…】
  「喜欢…咳…呕!」
一松呕出的,是黑紫色,一堆一推的花瓣。不断地咳嗽和吐出花瓣。那黑紫色的花瓣就好像在告诉一松自己将快死去一样。
【哼…不是一个月吗…骗人,明明才三个星期…】
【啊…如果有告诉轻松哥哥的话,结果会不一样吗?】
【不,不会的,不会被接受的】
【好痛,好痛啊…】
【不行,呼吸…呼吸不了了…】
【视线好模糊… 】
一松伸手去揉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已泪流满面,原来自己是这样的喜欢他。或许,自己可以能早已染上了这个病,从他第一次和自己打架,第一次帮自己包扎伤口,第一次责骂自己的时候 ,很多很多的第一次,有记得的,也有不记得的。太多了,那个人的一点一滴,重重的刻在自己的心上。
【咳!】
【啊…糟糕了…连话也说不了吗…】
一松面向著角落,慢慢倒下,不断掉落的,是深黑色的花瓣
【没有人知道吧…自己会死在这里…】
「喜欢…咳咳!」
【一次,一次都好,让我说出来】
「轻松哥哥…我爱你…」















「说大声一點啊!笨蛋!!!」
突然一把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带着哭音和震音。
「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
「你不说出来你又怎么知道!!」
一松猛转过身站起来,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正是自己最爱的轻松哥哥
「我喜欢!」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我喜欢著轻松哥哥!」
毕生的勇气
「从很久很久已前就喜欢,一直关注著」
大声的,说出
「我爱你,轻松哥哥」
话毕,本以为自己会倒下並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但没有想到迎来不是痛感,而是一个吻,一个和自己最爱的人的吻。
花吐症,有暗恋的人就会吐出花瓣,长时间不理会的话会窒息死亡。只有一种方法可以好起来,就是和你暗恋的人两情相悦。

—fin—
后记
情人节嘛…不是说要送花嘛…这不_(:з」∠)_一松送了好多好多花给轻松(不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没有人会看的)
总算是赶上了情人节前发出来了_(:з」∠)_希望大家看的开心(笑
我找到不用图的方法啦~(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