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灵

这里白灵www
A团穿着红担皮的蓝担💙
山组大本命💙❤也喜欢潤智💜💙
意外地接受不了xgg和其他团员的cp orzzz (但西城组可以😂🙈
是个不折不扣的可(变)爱(态)迷妹

【山组SO/OS】暖意

最近上语文课老师要求写一篇文章,题目是「在再寒冷的冬季也有暖意」然后我就脑洞大开了。真的是一个意外产物_ (´ཀ`」 ∠)_自己压根儿没想过会这样 当然和上交上去的有点不同(不是有点,是很多),毕竟还是怕吓到老师。吓到我就不好过了,毕竟我还没毕业

*如有雷同纯粹巧合

*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努力中

*标点废,断句有问题(

*第一次写山组 欢迎名位大佬的评语

*第一人称 会有分O side和 S side

*如果有人想看我再写O side吧(没救了

S side→→→

 那是个很多年前,下着暴风雪的冬季中我找了属于我生命中的暖意。

 我还记得我当时大学刚刚毕业出来社会,急着想向可能是父母、朋友、社会证明自己那微不足道的才毕和能力。然后现在回想起我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自己就被骗了。公司没了自然钱也没了,当初开公司本来父母就不支持,今天败了我怎么样我不想回去。

 不过我倒是有个新发现,银行做事完来可以那么快,三下五除二就正式破产。

 明知道的社会的坏习惯卻又不甘心啊,想证明社会冷漠是徦的。拼命找了以前所谓的朋友才发现偶尔信一下这些「箴言」也是没所谓

 突然发现小时候听长辈说的人间溫情都是假的,这个社会的人根本就不会理会你。毕竟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他们都再过著正常的生活,正常又冷漠。

 面对同伴突如其来的背叛还真是让我有点措手不及。颓废的我正躺在街上,啊——简直快饿死了。偶尔会跑过吱吱叫的秏子和浪流猫狗在开餐,自己简直快连猫狗都不如了我。我连吃的都没有了。

 

 视线开始模糊,耳边翁翁响就好像世界正离我而去。好像感到体温的流失,力气一点一点的从身体被抽离,明明是三十多度的夏天我卻感觉越来越冷。正当我以为我就要掛在这里时意外出现了,我大学的同窗兼暗恋对象——大野智。

 简直意外,我没有想过毕业之后还能见到自己的暗恋对象还要是这副样子。大野智是我们大学艺术系大名鼎鼎的校草,出名於那可爱的样子,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行踪和变幻莫测的肤色。我一开始是真的不知道我同窗是個大名。这不能怪我,是那巧克力色团子自我介绍的时候说他叫大野智(とも)的。当时他还笑了好久,不过笑声软软的好可爱我就原谅他了。

 可惜的是对方是大两年的前辈,大三的同学还是很忙的而且我自己也跑去搞什么学生会现在想起来简直后悔死了。自己应该多利用一下同窗身份,啊!真是的…越想越多后悔的事。就好像他跑來找我当祼体模特时我不应该拒绝,你不要说我傻,拜托!有谁有胆量在暗恋的人面前全祼,我怕我控制不了自己(。

 

 还有他弄伤手求我帮他脱裤子上洗手间,我是真怂了。数到这儿还有一件事真是又怂又后悔,是他喝醉的时候。那巧克力色的团子难得脸上变的红红的,平时已经夠弧脸在酒精作用下显的更弧。那可以绕地球一圈的反射弧更长了,任我揉捏他那手感真的很好的脸。啊…好想捏多一次啊,咬一口也好。

 记忆中在当我回忆起种种事情后意识就越飘越远,接着我的记忆就断了。啊断前像看见他走向了我,说了句什么来着…?反正我听不清楚

“…くん”

再一次爭开眼睛时眼前一片白色,这是…天堂?发现头转不过来,全肌又累又痛想改说话才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翔くん你醒了?!我我我去叫医生!”

感觉到那团子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又跑回来按了头顶的那个叫医生的按钮。ふふ真的是他,太可爱了。看见他乖乖的坐下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门

“翔くん别担心,医生很快就过来你困就睡吧没事儿的。”

在安慰我的同时好像也在安慰自己,听着他那软软的声音我再一次嵌入沉睡。在那安眠中好像听到了医生和他的对话,还有有人一直在轻轻拍着我,暖暖的是人的溫度。

“大叔你放心就好啦,相葉ちゃん都說沒有事你還擔心什麼”

“嗯…”

“醒了就带他出院,别妨碍医院的运作!”

“好啦,我知道的nino”

听著他们对话我渐渐清醒过来,试着转动自己的手指感觉並没有上一次醒来的时候那么辛苦。好久没有这样好好休息睡一觉了,可是醒了出院后我可以去那里?我可是连医药费都交不起,更别提其他的事。一边想着怎么办我还是接受现实的睁开了眼,深呼吸,正想叫他他卻好像感应到似的立刻转了过来

“翔くん你醒啦!好点没?嗯nino说要赶你出医院…”

我从没听过他那么快的说话,软软糊糊的我卻每一个字都听清楚了,嗯,特别是赶出医院那几个字。他低着头双手不安的不知该安放在那儿,支支吾吾看看我又低下头,小心翼翼的问

“如、如果翔くん不介意的话…要来我家住吗?”

暗恋对象邀请自已去他家住怎么办?在线等,紧

我是真的吓到了,我猛的抬头看向了大野智想確认他是不是在开玩笑可是和我对上的是认真和期待的视线。

“好”

出院后我跟了大野智回家,我原本已经准备好回答任何问题像为什么会在那里之类的结果卻是一条都没有。大野智他一条和我私人关系都没有问,其实也好我並没有准备好。我每天就是在家里等他回来,做做家教和一次晚餐。其实我作为一个没有什么贡献的人我是有打算每天都做饭的,可是做了一次以后就没有然后了,大概是因为我炸了智的廚房吧。我也不能白吃白住吧…偶然会用他的电脑上上网用他的钱去投资。不过他好像不知道,算了反正没差。

每天最期待的是吃饭的时候,可以听他说日常锁事。他说话的时候软软的,黏黏糊糊真的好可爱很治愈,笑起來的時候还会露出他那对小虎牙,听著那软呼呼的笑声真的是太幸福了。可是我知道,我们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毕竟他还有他的生活,而我则有我应该要付的责任。

我在大野家住了小半年后终归是被父母找到了。我听了母亲的话答应了她会好好回家做父亲的生意,老套的事,他老病了。倒也不是立刻回去,我说只少让我过完新年就回去。

电视里流放着某明星的歌曲,打开窗户便能听见路边的笑声但不代表屋里也是。我们两个安静的坐在被炉里,暖暖的在身体里流动。

“智くん…我啊要搬回家了”

我一边说一边仔细的看着他的脸,我注意到了他一瞬露出的惊讶和不安又展示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还笑着说臭小子终于回家。可是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泪光。

我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他,他默默的听著我说从毕业生意生败的事到最近父亲的事。他笑著说父母重要,自己要付的责任更重要。我看着他那比哭还难看的笑我的心脏就疼得一抽一抽的。接下来我们双方都安静的看着红白的完结,但我知道我自己要做什么,就算是会失去成为朋友的机会我也想说出心底的话。我问他

“智我喜欢你,你可以、!”

没等我说完,一个湿漉漉的吻从傍而来。

————end————(人''w''●)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シ_ _)シ
喜欢就点个小红心吧(。 ゝ艸・)

(结尾废(`;ω;´)

前些時間說的ww我個人還是很喜歡的(心
希望大家都會喜歡www(/ω\)
佔了一堆tag 23333
圖片來自 @溫海

玩白貓的時候見官網可以做這種事情就做了23333好好玩2333私心全員都要五星xx(目前只做了チョロ松,我會把另外五子都做的ww
圖片來自 @溫海
(有人知道怎麼樣艾特人嗎??

花吐症(轻松x一松)

第一次写文_(:з」∠)_还请多多指教了(土下座
*小短篇
*ooc注意
*HE…?
*轻松x一松(攻受不重要啦_(:з」∠)_反正都没有肉
*是个文渣
*没有问题我们就开始了哟~
——————————————————————————
「咳!」
花瓣从一松的嘴里掉落,淡紫色的,带血。一松静静的看着手中的花瓣,转身沖進马桶。已经两星期了,从一开始的一次两次演变成了十多次,分开来算倒是不密,但喉咙卻早已经咳到发疼。好干,好痛,无论喝多少水都无补于事。到底是什么时候染上的呢…花吐症。从第一眼看到他?不可能,大家都是六胞胎,一样的脸,为什么会喜欢上。没有时间去想,剩下不到两星期的时间,自己就会死掉,窒息而死去。嘛…说是没有时间想,倒不如说是一松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不重要,怎么样喜欢上什么的,重要的是,他会知道吗?不知道也好,反正他要是知道了的话,一定要讨厌自己的,连兄弟也做不到吧…想到这,一松又咳了两声,掉落出那淡紫色的花瓣。
  一松洗了把手,重新带好口罩,一打开门便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轻松
「一松,怎么了吗?我听你在洗手间咳了好久,感冒了?」
「啊…轻松哥哥…我没事。轻松哥哥你找我?」
「啊对!妈妈削了梨,一松也来一起吃吧!」
「轻松哥哥,都过了这么久了,梨什么的早已经没有了吧…」
「啊……你也对喔…」
「没事我出门了,再见」
「啊…嗯…记得早点回来」
  轻松侧身让开给一松出来,一松仿佛逃一样的离开了洗手间。轻松看着一松的背影,走进了洗手间。
——————————————————————————
  逃一般离开了家的一松在离开家后,开始放慢了速度,慢慢地走到了平时都会来的后巷喂猫。弓起了背,拉上了口罩,底著头,这样谁都看不到自己,自己,也看不到这个世界。
【就这样就好了…谁都不知,轻松哥哥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死去】
一松看着猫儿正乖乖的食著自己给的猫粮,难得的露出了温柔的表情和微笑。但一松的内心卻和表情正正相反
【啊…垃圾一样的我跟本就没有权利去喜欢谁吧…只是,只是远远的看着就好】
【反正我死了以后,谁都不哭,在意吧…不,跟本不会有人知道的…自己的死】
【这种事,收在心里就好了,就这样被我带到坟墓里就可以了 】
【对,反正都没有人在意…】
【死掉就好了…】
一松看着猫咪,轻轻地摸着猫背,猫咪开心的回舔一松的手。一松轻轻地的抱起了猫儿,坐在了后巷的角落,轻轻的咳嗽,咳出淡紫色的花瓣,和血。
——————————————————————————
  不是说时间过的很快嘛,这不,一星期过去了。没有什么的不同,该干嘛的干嘛,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一松了。除了自己的花吐症严重了以外,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发生。剩不到六天,自己就会死去。染上了花吐症一个月内传达不了自己的心意的话,最终会因为花瓣太多卡在喉咙出不来而窒息死亡。没有关系,死什么的,很简单不是吗?
「!!」
突然一阵痕痒並伴随著窒息感从喉咙传出
「咳咳!咳…咳!呕!」
半咳半呕出来的,是一堆深紫色的花瓣,和血液。
【喉咙好痛…好干…】
正从洗手间出来的一松,打开门就看到了轻松。轻松一手放在门边一手叉腰像壁咚一样严肃的看着一松问
  「一松,你没有事吧?你最近很奇怪喔?」
  一松看着轻松的锐利眼光,拉了拉口罩,底著头
  「我没…「真的没有?」
轻松双手放在门边把一松迫进了洗手间,双眼直瞪着一松,瞪的一松心寒。突然轻松俯身向前在一松的耳边说
  「一松,有事要说出来,你是我很重要的家人之一。」
  「?!」
  一松听到轻松的话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轻松。轻松说话的时候吐出的气有一下没一下的,弄得一松心痒痒的。一把推开轻松,离开了洗手间。轻松见一松推开自己,也就侧身让一松走出去,静静的看着他的背影。
——————————————————————————
【跑出来了…刚刚轻松哥哥他…】
  一松摸了摸耳朵,脸微微泛红,走著走著又到了平时的后巷。如平时一样,喂猫和逗猫。
  「如果…我和轻松哥哥咳、说了的话咳咳他…会接收我吗…」
【好幸苦…】
  「咳咳、我、咳」
【好痛,已经不行了吗…】
  「喜欢…咳…呕!」
一松呕出的,是黑紫色,一堆一推的花瓣。不断地咳嗽和吐出花瓣。那黑紫色的花瓣就好像在告诉一松自己将快死去一样。
【哼…不是一个月吗…骗人,明明才三个星期…】
【啊…如果有告诉轻松哥哥的话,结果会不一样吗?】
【不,不会的,不会被接受的】
【好痛,好痛啊…】
【不行,呼吸…呼吸不了了…】
【视线好模糊… 】
一松伸手去揉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已泪流满面,原来自己是这样的喜欢他。或许,自己可以能早已染上了这个病,从他第一次和自己打架,第一次帮自己包扎伤口,第一次责骂自己的时候 ,很多很多的第一次,有记得的,也有不记得的。太多了,那个人的一点一滴,重重的刻在自己的心上。
【咳!】
【啊…糟糕了…连话也说不了吗…】
一松面向著角落,慢慢倒下,不断掉落的,是深黑色的花瓣
【没有人知道吧…自己会死在这里…】
「喜欢…咳咳!」
【一次,一次都好,让我说出来】
「轻松哥哥…我爱你…」















「说大声一點啊!笨蛋!!!」
突然一把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带着哭音和震音。
「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
「你不说出来你又怎么知道!!」
一松猛转过身站起来,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正是自己最爱的轻松哥哥
「我喜欢!」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我喜欢著轻松哥哥!」
毕生的勇气
「从很久很久已前就喜欢,一直关注著」
大声的,说出
「我爱你,轻松哥哥」
话毕,本以为自己会倒下並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但没有想到迎来不是痛感,而是一个吻,一个和自己最爱的人的吻。
花吐症,有暗恋的人就会吐出花瓣,长时间不理会的话会窒息死亡。只有一种方法可以好起来,就是和你暗恋的人两情相悦。

—fin—
后记
情人节嘛…不是说要送花嘛…这不_(:з」∠)_一松送了好多好多花给轻松(不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没有人会看的)
总算是赶上了情人节前发出来了_(:з」∠)_希望大家看的开心(笑
我找到不用图的方法啦~(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