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草莓甜甜

这里白灵( ´w` )ノ🍀

A团蓝担
長末双擔💙💜
喜欢山组和長末

SA✖Y2✖️

頭像 @鱼羊

二十週おめでとう🎂💕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ね


ーーありがとう

【SK】上癮和依賴

*老梗吐花症

*ooc

*雙暗戀

*有點流水向?意識流?


是給我大兄弟的生日賀文哈哈哈哈哈哈哈(雖然遲了一個月x


——


1.


“咳!” 從喉嚨中傳出壓抑不住的騷癢感使二宮和也拼了命的咳嗽,像開了開關似的,不斷的一下又一下。這咳嗽聲音旁人聽了都會心痛,團員們看到了肯定會遞杯水給他,可惜二宮和也現在正自己一個人在家里。


二宮和也知道自己絕對不是感冒了,畢竟沒有人感冒的時候會咳出花瓣來。


一手扶著水盆邊,一手捂住口的咳嗽,藍色的花瓣從指縫中露出,飄落在地上。在終於咳到聲音都哑了的時候才停下來,輕聲嘆了一口氣,把咳到滿手都是的鮮藍色花瓣沖進馬桶。轉身離開洗手間,像個沒事人般繼續玩新買的遊戲。


二宮和也很清楚這是什麼病,是花吐症。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不可以,除了因爲自己是公眾人物更是因爲𣎴想讓他擔心。


畢竟這病跟本就解決不了,二宮和也是這麼認為的。


那個人平時雖然放任自己,讓自己對他摸手摸腿摸屁屁但其實二宮和也知道那人只是習慣了。如果真要反抗起來,自己跟本贏不過他。看上去軟軟但其實比任何人還要固執,一但是他認定的他就會去實現。


其實二宮和也有警告過自己不要對大野智的溫柔上癮,因為他是一視同仁的對每一個人都如此的溫柔。但終究注定的就是注定,等自己發現的時候自己已經對大野智泥足深陷,如毒品般上癮。


藍色的桔梗花可是無望的愛啊。


2.


“ニノ,你臉色好白喔?沒事吧?” 


“、嗯?” 心裏念著的黏黏糊糊的聲音從耳邊响起使二宮和也莫名的心虛,把頭從掌機中抬出卻對上了大野智近在咫尺的臉,耳朵一下的就紅起來了。白日還是不要想人好了…二宮和也心裏嘀咕著。


“…唉,少打點遊戲早點休息吧,不然臉色就更白了” 大野智見二宮和也久久不回自己便送了句關心的話,轉過頭便如平時一樣靠著二宮和也的肩膀,又繼續看手機上的天氣預報了。留了心眼的發現二宮和也在為自己不再過問身體狀況而放鬆時,心裡暗沉了一下。


雖然你不說,可我都是知道的。大野智心裡想到,自相識並結伴而行到今天,大家互相可以說的上是瞭如指掌,特別是對二宮和也。畢竟自己可是留意他了。


3.


大野智當初只是依賴著二宮和也,沒有想過自己會越來越的依賴他。


先是節目上依賴著二宮和也,明明人家比自己還要小,由著二宮和也會叫自已會吐槽自己便放松起來。本來自己是個不太喜歡有過分親密的肢體接觸的人,但現在自己卻已經放任了這個人。也是依仗著二宮和也對自己的這麼好,自己放縱自己依賴他。但感情終是會進化的,過分的依賴慢慢的變質,變成了不能說的話。


最初是以為因爲去釣魚沒有注意到氣溫所以感冒了,但也很快發現不是這麼簡單的事。


大野智從咳嗽中獲得了淡黃色的花瓣,沒想到自己會得這麼少女的病。


大野智看的很透也不強求,就算是葬身於這個病也沒有什麼關係的,也是愛的一種證明,對吧?


只要自己知道大野智只鐘情二宮和也一個就夠了。


4.


“咳嗯、”


雖然已經快速的把手心的花辦扔掉但還是被眼尖的櫻井翔發現了。


“兄さん…?你!”


大野智沒想過會被櫻井翔發現的,更沒想到會從櫻井翔口中知道更難以想像的事。



5.


“你也有吐花症嗎?!”


“…也?”


“啊、不是的嗯…唉算了你是最應該知道的”


櫻井翔本來是打算掩飾的,畢竟是被封了口的,但想了想還是覺的坦白好。


6.


大野智沒想過二宮和也也有吐花症,聽到的第一個反應居然有一絲絲的希望,如果…如果他也喜歡自己呢。


7.


收到櫻井翔短訊的時候二宮和也正在發洩而沒有留意到,等門鐘响的時候二宮和也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


「抱歉ニノ、兄さん知道了」


「他正趕過去找你」


『大野智 通話時長02:00』


8.


二宮和也過於急忙的開門而沒有留意到自己的樣子,整個人粉紅粉紅的。一開門二宮和也便急於解釋自己的行為。


大野智一定是聽到了,自己在發洩的時候是喊他的名字。


但大野智沒等二宮和也張嘴便擁抱著二宮和也,用力的,彷彿要把人揉進身體一樣。在二宮和也的耳邊小聲不繼的重復著太好了太好了。𣎴停人反應過來便把人親吻起來,把二宮和也整個人都親懵了,過了好一會兒才明白過來是怎麼一回事兒。


9.


“我喜歡你,就像大野智對釣魚上癮,二宮和也對遊戲的依賴”


10.


藍色的桔梗花雖然是無望的愛但更多是永恆的愛


香檳玫瑰是愛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我對你依賴般的上癮,幸好你也對我上癮般的依賴”



END


p.s. 大野智把二宮和也拉進房里把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一遍才放過二宮和也。


大野智:聽完ニノ這樣叫我,我很辛苦才忍了一路的啊

【All智/宫大山】同桌被人追,我该怎么办?(下)

=联文 @智only  

=师生

=All智出没

=520贺文🍀🌸

=论坛体




——你的留言已被禁,此贴已被监管者@盆栽种植达人 封锁——


“工作效率真的很高啊~M桑” 论坛中提到之一的化学老师正冷静的看待整件事,从这贴一开始二宫和也就知道自己不会输。


“ニノ,你的手机也要收” M桑——松本润今日也为自己的同事头痛着。当他走进教员室看到二宫和也冷笑的看手机並转头给了个诡异的笑容自己时,自己就知道,这个人又在论坛上搞事情了。但松本润千想万想也没想到这位同事搞的是这一回事——师生恋。

他本来就知道大野智喜欢二宫和也。这个人难得听不懂也没有在课堂上睡觉,在画没搞懂的分子结构时还非常认真的在画。而且还在课本随手画了好多个不同的二宫和也,有上课的也有午休的。本来在外作为主任在内作为他的表哥还想劝大野智不要和老师在一起,单恋老师很痛苦的而且可能只是青春期作祟,日后的日子很难说。但当松本润看到二宫和也对大野智的涂鸦笑得宠溺还留言给了吐槽就放弃了劝说。他们迟早会在一起的,虽然没想到是今天。


松本润在看到贴子的中间就知道二宫和也和大野智真的在一起了,压下了发问的好奇心,工作要紧。虽说自己没什么意见但不代表别人没有。这个世界上还是个充满恶意的世界,面对这些恶意能不碰面就不碰面。但明显二宫和也像是要宣泄自己的主权一样,完全没有要隐藏的意思。松本润看出来了,二宫和也是至少要向樱井翔宣泄主权,真的是坏心眼儿啊。


“欸——知道了知道了,松本主任~” 看着二宫和也一脸坏笑不停,把手机给自己起身去上课时松本润就突然想起,叫樱井翔去跟踪的那位“同学”是二宫和也的小号。二宫和也看着松本润越来越惊讶,难以置信的样子就知道他明白了很多事情。想着上完这课就可以下班,帮3A班的大野智同学补课二宫和也老师的心情就更愉快了。小恶魔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脚步轻快的去上最后一节课。


松本润收二宫和也手机当然只是象征性的收一下,一回会就会还给他,毕竟他爱机如命。松本润看出来二宫和也比自己想象中更喜欢大野智,不知道樱井翔同学情况如何,希望没打击到他。把手机放到桌面,松本润双手伸向了太阳穴为自己解决一下头疼的问题,或许一会儿去找相葉ちゃん喝点花茶好了。


「喵——」


一声喵叫把松本润叫了回神。四处张看最后发现这喵叫声是二宫和也的手机提醒音。


[ニノ,我还是觉得我要亲自和翔说一下]


唉…这个三角恋啊...感叹了一下青春恋爱的松本润起身还手机并往保健室方向走,还是相葉老师好。松本润主任表示他指的是人家泡的茶,花茶。


——


“翔くん,ごめん…” 大野智双手放背后,手指搓着衣角,心里十分的忐忑。总感觉非常的对不起樱井翔。


“没有关系啦,智くん” 樱井翔努力的挂起了他平时安慰大野智用的笑容,说着使他安心的话。


“你不是还要找他补课吗?快去吧!” 樱井翔很清楚,这局面自己迟早要面对的,那还不如早点面对。长痛不如短痛,但是不是就只有樱井翔才会知到。


“嗯…那我去啰?” 大野智抬头看清楚樱井翔,观察着他的情况。


“去吧!别让喜欢的人等太久了” 继续保持着自己的招牌笑容,但语气却是颤抖着。


“翔くん…” 不安的看着自己的好友,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


“…嗯?” 快藏不住的,哽咽的声音从樱井翔的喉咙中传出来。


“没事,明天见吧”


“嗯!明天见”


夕阳照进课室,映照在樱井翔身上使樱井翔背着光。光线使大野智看不清樱井翔的脸但大野智还是清晰的看到了,他脸上挂的笑容比哭脸还难看。挥手说着再见,转身看了樱井翔两次,像是确认什么,最后还是逃出了课室。


樱井翔挥手的手慢慢垂下,低下了头,一头金发与往日相反,暗淡无金。本来是想微笑着让眼泪不要掉下来,但脸上的笑容终是挂不住。


“只要…只要他对你好…就夠了” 句子越说越小声,最后只剩下哭泣的声音。


爱情没有先后,只能说是缘分还不夠。


——


“二宮老師,你是什么意思?!”


樱井翔结果并没有忍着自己的好奇心,他选擇了去跟踪二宮和也,毕竟他真的太奇怪了。但樱井翔万万没想到他会看到这样的画面,二宮和也居然一脸宠溺的看着大野智而大野智则任由二宮和也的手对他不客气。从腰到尻摸个不停,中途还故意捏几下引得大野智“不满”的捶了二宮和也几下。


这画面樱井翔看得目瞪口呆,这根本难以置信。大野智从来不让自己碰他,更别说捏了,但此时此刻的二宮和也把大野智该的不该的都摸了一遍。樱井翔躲在一旁的草丛里,他从懂事以来心里从未有过这样慌张无措。


“ニノ,谢谢你每天中午都送我的蛋糕ふふふ”


大野智并不知道自己一旁的草丛里藏着樱井翔,任由自己深陷二宮和也的怀抱。二宮和也听到后轻笑了一下,眼神宠溺。虽然大野智不知道但不代表二宮和也不知道,可况本来就是二宮和也叫樱井翔跟踪他的。他就是故意的,他要让樱井翔知道大野智是自己的人,谁都不让不放心。


“如果这位大野同学喜欢的话,送到毕业又如何”


“唉~会不会太破费了…你平时过的那么呃、精打细算?”


“嚯——所以是不想要了是吧”


在一旁偷听的樱井翔在听到对话后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大野智和二宮和也的关系不简单,只少不是学生和老师。内心动搖崩溃的樱井翔没有留意到自己不小心和灌木碰撞,发出了些微的声音。这声量不大但足够了,足够让二宮和也听到并发现樱井翔。


“没有没有!不是啦…我是想我们一起吃啦,就例如补课的时候”


“哈哈哈,拜托补课是认真的好吗?你要挂科了”


“嘿嘿~有ニノ帮我我不会挂的”


“你啊ふふ…好了,快去上课吧”


“嗯放学见!二宮老~师!”


二宮和也放开大野智的时候还不忘了一把拉近相方的距离,给大野智耳朵来了句气音,惹得大野智个人都红红的急步走回教室。樱井翔和二宮和也对视了,就在二宮和也往大野智耳朵里吹气的时候。


在大野智走了以后樱井翔就忍不住了,蹭的一下站出来,一头金发带着耳钉的樱井翔气势汹汹的冲向二宮和也。要是换成别人早就吓跑了,但二宮和也并没有。一把捉二宮和也的衣领,拉向自己。


“二宮老師,你是什么意思?!”


“哼,樱井同学这么聪明怎么会猜不到?” 二宮和也回復到平时的表情,轻笑了一下,抬手捉住樱井翔的手。淡淡的微笑着,就如赢家一样看向樱井翔。


下一秒二宮和也猛的一下拉近了二人之间距离,脸贴脸的。双方都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但樱井翔更多的,是不服输的气息。


“他是我二宮和也的,也只能是我的”


“樱井翔你想都不要想”


“从开始你就没有赢的机会,他只是把你当成自己最爱的朋友”


“你那么聪明,你懂我意思的吧?”


二宮和也说完后没有留下反駁的机会,没用多大劲来推开樱井翔,任留樱井翔在原地。


——


“说完了?” 二宫和也听到脚步声,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但脸上的笑容还是暴露了自己的心情。低着头继续玩手机上的游戏,等着对方走过来。


大野智听到年上恋人那愉悦的语气就知道二宫和也一定是和樱井翔说了些什么,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这人这么大了怎么童心未泯和一个高中生斗了起来。放学后的学校没什么人,自己便大胆的走过去挤进了二宫和也的怀抱中,看着他把那局小游戏打完,屏幕上光光闪闪的反正自己没看懂。看腻了游戏的打斗,抬头去看二宫和也的侧面,认真的男人最帅了,尽管是在打游戏。不自觉地抬手摸起二宫和也的脸,软软的,是真的好捏。


“…喂さとぴ!别鬧,我、唔看不到了” 大野智笑得软软的,双手都抬起来故意的搓揉二宫和也的脸。渐渐这玩鬧的捏脸有点变質,热恋中的两人使气氛有点暧昧。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向了对方。大野智对二宫和也看愣了,慢慢觉得有点口干舌燥,想去吻上二宫和也的唇解渴。


“不行,这位未成年的大野智同学” 在二宫和也也沉醉在气氛中时,他突然想起这位小可爱家里的那位姓松本的表哥,立马还是选择推开了大野智。想了想那位弟控,自己在学校的时候还是忍忍吧。二宫和也表示自己热爱生命与工作。没有亲成的大野智,噘起了嘴,鼓了鼓他那本身就很鼓的脸颊。但本来很懊惱没亲成的大野智同学突然不懊恼了,因为他感觉到了,二宫和也硬了。大野智想了想上星期,自己赶紧爬了下来,逃出二宫和也的怀抱。


一位化学老师和高三学生就这样打鬧了一阵子才认真开始了补课,气氛也冷静了下来。尽管大野智爱二宫和也但不代表大野智也爱化学。化学这门科目,大野智是真的惨烈。大野智表示以后选科再也不看老师脸选了,要量力而为了。


“...ニノ,其实你不用对翔くん抱有这么大的敌意” 大野智正在埋头做卷时,突然来了一句。


“嗯” 二宮和也没有抬头,轻声的回了一下大野智。大野智对二宮和也来说是重要的人,很重要的人。


“ふふふ~ニノ~” 大野智其实明白的,二宮和也在怕,也知道他在怕什么。但大野智希望自己能够给予二宮和也信心,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现在的所有在以后都会慢慢地显现出来的。


越过兩人之间的空间,大野智牽起了二宮和也桌底下的手。手拉着手轻荡着,安静却又安心的气氛蔓延至整个化学室。喜欢上对方不需要理由,只要一个笑笑到了心里就足够了。


二宮和也只是想和大野智过每一天,大野智也只是想和二宮和也生活到很久很久之后。 

END

【All智/大宫山】同桌被人追,我该怎么办?(上)

我和我兄弟的联文 (快乐.jpg

我睡醒就发下篇(*´艸`*)嘿嘿

all智快乐

智only:

=联文@白灵 


=师生


=All智出没


=520贺文🍀🌸








【同桌被人追,我该怎么办?】



#1楼 楼主
如题,我是高二某班的,新学期开始之后我发现我的同桌好像在被人追求,求解



#2 单身的狗
哇喔有故事
说来听听一起分析一下



#3
哈!前排搬个小凳子坐



#4
这标题难道楼楼你对你的同桌.....



#5 楼主
这个事儿有点长,我先说说我同桌吧
O君是个很好的同桌,虽然一节课会睡半堂一整天会睡半天但有吃的时候总会分我一点。
这学期开始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他桌面上都会出现一块精致的蛋糕,一看就知道是蛋糕店里的那种!
我一直以为是他点的外卖,直到我昨天好奇的问他是那家店的我才知道这蛋糕是送的!因为他说他也不知道!
再追问下去O君支支吾吾的,居然不告诉我!
一定是有内情!
(毕竟以前都是我给他买的甜点)



#6
告诉我,真的只有我觉得楼主喜欢上同桌吗?



#7
Ls你不是一个人



#8
不是一个人+10086



#9
只有我好奇楼主的性别吗?



#10
Ls你傻啊,楼主肯定是女生啊,同桌是男生啊



#11
楼上难道你没听过同性恋?



#12
嗯好像歪楼了
楼主到底是嫉妒同桌有蛋糕吃,还是嫉妒O君吃别人送的蛋糕



#13 楼主
我男的,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我没有嫉妒他有蛋糕吃…只是没想到原来O君会为了那个人而瞒着我
我上次只是偷吃了几口他就生我气了
一定是因为送蛋糕的人太重要了…唉…他以前不会生我气的



#14
男的!就知道是这样!
#15



看来12楼错了,正解是嫉妒送蛋糕的那个人
#16



没有人注意到楼主没有回应6楼的问题吗?相当的可疑…



#17
+1



#18
+1 而且楼主的最后一句让人想很多啊



#19
所以楼楼你果然是喜欢O君的吧!



#20
不过只是一个蛋糕,楼主你怎么知道那个人很重要呢?



#21 楼主
我也不知道,虽说以前都不会让我吃,可他也没瞒过我什么,万一那个人真的想追他那可怎么办?



#22
可楼主你也不能确定那个人想追他啊,毕竟只是一份蛋糕也代表不了什么



#23
楼上说的没错啊,可是只是楼楼你想太多了吧?



#24 楼主
嗯话是这么说,有道理有道理



#25
所以楼主还是不要太多心吧!



......



#47
咦!我是不是错过什么好戏啦!



#48 楼主
啊大家好,又是我



#49
楼楼嗨!楼楼你今天怎么了?



#50 楼主
跟你们说个事今天早上我跟O君回来的时候,看到桌上有他最爱吃的巧克力面包,不仅如此,午饭后还看到有人在他桌上放了草莓蛋糕明明以前都是我给他送甜点的/委屈/



#51
居然还有更新!



#52
有看到送的人!是谁!



#53
楼主那么在意,捉住那个人啊!



#54 楼主
问过了…是跑腿
说什么死都不能说,说了会死
不能信啊啊啊啊
对了,虽然今天有草莓蛋糕
但O君心情底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55
大概是因为不是他喜欢的口味?



#56
不是因为那个人没回来嘛



#57
楼上怎么知道?



#58
猜的啦,而且楼主不是说只抓到跑腿的嘛



#59
感觉楼上懂好多!不会是当事人吧!!!



#60
新来的感觉错过了一个亿!
BTW楼主跟同桌这有点像我们班里的(我是高二的



#61 我是58楼
我真的真的真的是猜的!
楼上感觉是当事人身边的人!请多爆料!!!



#62
嗯其实我也不确定,但我们班里的确有一对男生是这样的,其中一个也叫O君他同桌经常给他带蛋糕。不仅如此,有时候他同桌还会给他带早饭,然后就会笑的跟傻子一样看着同桌,有时候看到O君嘴上沾了东西,他还会拿纸巾帮O君抹掉。虽然只是同桌,可不论什么时候,他们都会黏到一块!



#63
一一对!所以果然是情侣嘛!



#64
呜呜呜这也太宠了吧!



#65 楼主
62楼那个我们是一个班的吧?另外一个是不是S君?



#66
是!所以果然是你们啊!!!!我就说你们是一对!



#67
!!!我听到了什么!!!一对!!!我*



#68 楼主
嗯其实不是啦/害羞/只是很好的朋友啦,毕竟大家都爱吃甜的



#69
楼主不用否认了,我知你们就是一对的
我去年高一学期尾的时候亲眼目睹了一切,S君为了O君能和自己一个班,拼了命的帮他补习,硬是拉到了现在这班



#70
楼上爆料厉害了



#71
有没有人再爆更多的料
十分的好奇



#72
好奇+1
感觉这楼已经变成了楼主和O君的秀恩爱的地方



#73
69楼的,我怀疑我们是一个班的
我觉得我知道是谁了
嗯,俩个都是单身帅哥
(也可以说是学校名人)



#74
楼上的,不单身了



#75
帅哥…真的吗
我们学校能有几个帅哥?



#76
对啊,能有我们学生会会长帅吗!?



#77
喂喂楼上俩个过份了



#78
嗯…76楼的你自己心中念一遍会长的名字



#79
卧糟,真的假的?!



#80
刚好而已吧…



#81
如果s君真的就是学生会会长的话…那我想我认识O君了
是个可怜的孩子...



#82
嗯?楼上有故事?!



#83
快道来给朕听听



#84
可能是因为O君上课经常睡觉吧…基乎每天放学都被主任叫去...



#85
主任…不会是M桑吧?



#86
对,就是他!



#87
Woc不是吧!M桑可是出了名的抖s啊,稍有不慎就会被他抓去骂!



#88
可不是嘛,我上次也碰见了M桑,刚好那天我忘了绑领带,我还以为会被他抓去主任室的,不过,他好像看不到我似的,居然绕过我去抓我后面的男生



#90
我感觉楼上说的没被骂好像有点可惜,难不成楼上是个抖M????



#91
不是啦,就是觉得很神奇,然后我转头一看,虽然只看到那个男生的背面,不过还是看到他鼓起的脸颊,还有小小猫背



#92
这样真的很可疑啊,那你有听到M桑说他什么吗?



#93
好像是西服有点皱,然后发尾有点长????那个男生还在笑



#94
/黑人问号/



#95
就因为这样????



#96
是啊,而且明明我连领带都没带,他居然不抓我?!



#97
楼上怨气有点大...



#98
楼楼上你就承认是抖M吧!



#99 楼主同班同学
卧槽96楼不会就这么巧吧
你说的那个男生是不是不太高,然后笑声听起来软呼呼的,肩膀还会微微的抖,还有有鼓起的脸颊是不是看起来像面包一样?



#100
卧糟!99楼的!
对对!



#101 楼主同班同学
就是O君!我的天!我知道了!
我觉得你们误会…我感觉M桑很宠O君
我上次放学路过主任室的时候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我完全没想过M桑居然还能这么温柔!



#102
说什么了说什么了



#103 楼主同班同学
嗯…仔细说的话有点私隐问题
不过都是关心O君的问题



#104
啊!!
听同学的描述,我好像知道O君是谁了!/激动/
我之前还看到了!M桑对O君动手了!
左捏捏右摸摸的,借以关心身体状况为由把人家都摸过了!
O君还在旁边fufu的傻笑,一点都不反抗!
有点想站这对!



#105
真的假的!?



#106
这不是滥用职权吗…



#107
楼上的,可是人家O君是自愿的啊



#108
+1 不自愿不可能傻笑的



#109 楼主同班同学
对对!O君很讨厌和别人有身体接触的!
能碰他的真的只有O君的亲友了
@104楼 gn!!我们可以来建个组织!(x



#110
卧糟这么刺激!



#111
听上去好像很好吃!



#112 我的大SO
不!我信S君和O君!



#113
楼上姐妹带上我!



#114
这楼是不是已经歪到太平洋了…



……



#165
有没有人发现楼主已经不见很久了?



#166
对欸!楼主??



#167 楼主
在的在的,抱歉刚刚在忙私事
你们聊的好快啊…感觉自己好像学到了新的事情了
关于我和O君的身份,希望知道的人不要说出来,谢谢大家



#168
楼楼放心吧,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169
+1



#170 楼主
先谢谢你们了,我来正一下楼。
相信大家都猜到了我对O君的感情,不过我也不打算告诉他,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对我没有那种感情,他可能喜欢我,但只可能是朋友之间的爱。
此外,我确实是怕有人追他,他那么好,我不想他受到伤害,所以对这件事有点无措,希望大家能帮帮我。



#171
楼楼放心吧,我们会帮你的。



#172
不过我还是想知道楼主怎么就知道O君不喜欢你,你怎么就没想过他觉得是你送的,毕竟楼楼一开始就说会给他送蛋糕,你怎么就认定了他不会知道?你怎么就认定了他对你没感觉?



#173高级玩家
嗯虽然楼上说的有理,但O君不知道的



#174
我觉得整件事都很混乱,楼主你可能真的要先确认一下送蛋糕的是谁...



#175 楼主同班同学
卧槽槽槽槽槽槽
你们猜我看到了谁!



#176
谁??????
#177
同班同学快说鸭!!!!



#178



#17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鹅鹅鹅鹅鹅鹅鹅鹅



#180
楼上23333
楼楼上哈哈哈哈哈哈



#181 楼主同班同学
我看到了化学老师!!!!



#182
难难不成是N桑?!



#183
靠!N桑不是不踏出化学室的吗??????



#184 楼主同班同学
就是他!!!!!


他还瞧我们这边看!!!!!


他走过来了!



#185
?????不会吧??????



#186
事情不简单



#187
同班同学求直播!!!!
#188 楼主同班同学
靠你们楼主怎么就出去了呢!



#189
????发生什么事了????



#190 楼主同班同学
N桑他他问起了O君在哪...



#191
!!!!!!!!!



#192
卧槽什么发展????



#193
他真的是那个冷冰冰的N桑吗???????



#194
你们会不会想多了?



#195
楼上你有所不知了!
N君可是我们学校里出了名的宅男,除了上下班之外,都不会离开实验室的,更别说他会记住任何人的名字!



#196
这......



#197
天啊!!居然还有这一天!



#198
是史上的一件大事啊!



#199
你们会不会太夸张…



#200
不知道N桑找O君做什么?



#201
一般老师找学生不都是因为学习问题么?



#202 不喜欢吃鱼但喜欢渔夫
不…这种情况N桑一般只会开广播叫人过来,是不会亲自出马的



#203
同学求直播!



#204 同班同学
在的在的
刚刚吓死了,以为要收手机了
现在谈完s君要回来了
他们对话的画面是和平的,应该是单纯的想叫o君去补课
毕竟真的有点差。



#205
画面和平…同学你想看什么



#20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和平



#207 楼主
我回来了
没想到N桑居然会找o君…
说是要找他谈谈



#208
嗯?谈谈?谈什么?



#209
感觉事情不简单



#210
那楼主你告诉N桑O君在那里了吗?



#211 楼主
老师问学生在那里当然回了啊
n桑还淡然的说了句谢了



#212
嗯…怪怪的



#213
+1



#214 不喜欢吃鱼但喜欢渔夫
要不楼主跟踪看看?



#215 楼主
跟踪吗…
不太好吧



#216
楼主不好奇吗?说不定这就是你想找的人喔~



#217
楼上你这口吻你怎么就知道了!



#218 我爱化学
对啊对啊!我们的尼尼才不会这么无聊好吗?!



#219
嚯!楼上亏你还是N桑的迷妹,你家N桑是不会为了一件小事跨越整个教学楼来这边找学生的好吗?



#220
你怎么知道不会,说不定这学生还是得罪尼尼了呢...



#221 楼主同班同学
楼上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O君虽然会上课睡觉,但他绝对是个直正的人,认识他的人都会说他是个好人,你凭什么这么说?!



#222 高级玩家
嘛嘛嘛大家都是同学就不要吵了,说不定N桑找他还真的是有事呢



#223
对啊!所以楼楼你还是跟过去吧!



#224 楼主
嗯我现在在他后面跟着...
啊他在花圃旁停了!



#225
楼楼小心别被发现了



#226
楼主记得直播啊!



......



#260
楼楼呢?怎么回事????



#261
楼主不见了????



#262 我爱化学
我的天啊!!!!



#263
楼上你怎么还在????



#264
楼楼上要杠的话能不能走开



#265 我爱化学
我看到尼尼了!!!!!



#266
??????



#267
什么操作???????



#268
迷妹请直播!!!!



#269
搬个小凳子



#270 我爱化学
我终于看到你们说的O君了!侧面看起来超帅!!!笑的时候居然会抖肩呜呜呜好可爱!!!被尼尼摸了头会害羞!!我的天啊!尼尼居然会这么温柔!!!!



#271
不对不对这是什么情况??



#272
所以O君跟N桑感情很好????不可能的吧!



#273
N桑不是出名的脸瘫吗?????



#274 我爱化学
楼上怎么说话的,你才脸瘫!
可是O君也太软了吧,任由N桑摸头呜呜呜好可爱!



#275
楼上真香了前一秒还在嫌我们O君



#276
我就想问一句楼楼呢?



#277
楼楼不会受太大刺激了吧!



#228
默默潜水看完全部的我只想问一句你们说的O君是学校名人?感觉你们都认识他啊难道就我不知道他是谁????



#229 楼主同班同学
楼上你有所不知了,认识S君的话是一定会认识O君,第一因为S君是名人然后他们走很近,第二因为本人也是名人。



#230
我想想爱吃甜点,跟S君走的走近,笑起来软呼呼还猫背的难道是某甜品部......



#231
我槽!楼上你神推理!



#232
不会吧!!!!!!!!!!!!!!!



#233
真的假的??????



#234
甜品部那位可是可是真的大人物啊!



#235
如果真的是甜品部那位那送蛋糕的人会不会是A桑?



#236
A桑?保健室老师?



#237
对对对!他好像是甜品部的担当老师!



#238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有可能是A桑



#239
楼上这话怎么说?



#240
难道你们都不知道A桑跟甜品部那位关系很好吗?我曾见过他们一起吃饭,有时候放学还会一起走,A桑对他的宠溺可不比M桑少啊!
有一次我走在他们后面,因为A桑比他高,当他说话的时候,A桑居然俯身凑近听他讲话,还会伸手护着他的腰,男友力Max!!!!



#241
!!!!!!!!!!
(表演原地爆炸)



#242
Wodema啊!这对有点好嗑!!!



#243
呜呜呜A桑真的超温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44
呜呜呜我想嫁A桑!



#245
+1



#246
+1



#247
+1



#248
(破坏队形)
这么看来所以O君是群宠?!



#249
看来楼上你一定是不认识O君了,因为如果你认识他你就知道他不简单了



#250
楼上此话怎讲?



#251
咦?!还有人没猜到吗??
O君可是大人物矣!



#252
对啊!本身的才华不说,人就长的非常的可爱!



#253
没错!笑起来可软萌了!
是个人看见都想宠!



#254 不喜欢吃鱼但喜欢渔夫
+1



#255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大家…
大家还记得去了跟踪之后就一去不返的楼主吗??



#256
喔对!楼主! @楼主



#257
差点就忘了楼主了 @楼主



#258
楼上不是差点,是已经忘了吧 @楼主



#259
不知道楼主还活着不… @楼主



#260 高级玩家
现在不是快放学了嘛,楼主应该是去开会了



#261
楼上有道理



#262
说起来不知道O君本人是怎么想的
对送蛋糕和S君的事情



#263
哇楼上这一问真的是好问题…



#264
好难回答你喔



#265
但总不能去问O君本人吧?



#266 高级玩家
直接问不好啦,感觉O君还不知道S君对他的感情
万一人家O君只想到友谊还没想过爱情呢?
楼主不就失去一个好朋友了么



#267
楼上的分析厉害wwww有道理



#268
也是,只能靠旁人猜测了



#269
哎呀越想越好奇了



#270 楼主
我我回来了......



#271
!!!!!!



#272
楼楼你终于肥来了!



#273
楼楼你可把我们想死了!!!



#274 楼主同班同学
@蛋糕荞麦面兼得 你上一节课跑哪去了?O君找了你很久了。



#275 楼主
啊嗯......



#276 高级玩家
楼主你怎么了hhhh
莫不是受情伤了????



#277
难道!难道O君真的有喜欢的人????



#278 楼主
LS你可别又戳我痛处好不_(ཀ`” )_



#279
!!!!!!!什么??????



#280
^%~+~#%#~*^《



#281
天啊这......



#282 高级玩家
摸摸楼主啊



#283 楼主
@高级玩家 你少说句风凉话是不是很难受?



#284
嗯???感觉楼主和@高级玩家中间出了什么事



#285
对啊,这是怎么了



#286 高级玩家
怎么了?我只是冷静的分析一下而已



#287
哇…突然火药味十足



#288
是我看漏了什么吗??突然迷茫



#289
+1 突然跟不上



#290 楼主
@高级玩家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



#291 高级玩家
你也知道我在说什么的



#292
はい???



#293
woc為什麼我越看越迷



#294
呐…有看懂的仁兄解释一下吗??



#295 金田二
根据我无间断的分析和观察
一定是和楼主消失了一节课的时间有关!
赌上爷爷的名义!



#296
楼上这梗玩得2333333



#297 甜食爱好者
ニノ你别这样,我会找机会和翔ちゃん说的



#298
有道理啊…



#299
这么一说莫非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300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想知道啊!!



#301 我爱化学
???等等我看到@甜食爱好者 叫我们尼尼做ニノ??



#302
楼上的迷妹你重点误了吧
你应该感叹N桑也有在看吧??



#303
咦…?楼上好有道理



#304
靠什么时候出现的?!



#305
@我爱化学 你不也叫N桑“尼尼”吗?



#306 我爱化学
不一样好吗?
我…我不会直接叫N桑“尼尼”的



#305
原来会有老师看的吗?!!



#306 盆栽种植达人

#307
295楼推理的不错(沉思



#308
+1



这么長时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再说了,楼主从不翘课



#309
woc有老师出现了!!



#309
对啊



#310
等等这楼刷太快了
我是不是看到达人了?!



#311
woc认真吗?!!!



#312
靠!!是真的!!



#313
先下了!(逃.jpg



#314
M桑出现了?!!!



#315
下了下了!!



#316 盆栽种植达人
不用逃了
因为逃也没有
已经查到各位的ip了(微笑.jpg
所有人这个星期没收手机!
所有人!!



#317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手机(哭



#318
手机!!我的手机!!!



#319
好奇M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的



#320
楼上的别想了,快想想你的手机吧



#321
总感觉整件事有猫腻



#322
对啊!还未封之前把事情列出来!!



#323
啊啊啊啊啊啊手机!啊啊啊啊啊啊M桑!



#324
楼上到底想的是谁www



#325 甜食爱好者2
哇人都突然炸出来了wwww



#326
嗚嗚嗚嗚我的手机!!



#327 高级玩家
欸~我明明还想再看一会儿
M桑动作好快啊wwww



#328
咦!? 是@甜食爱好者2 ?!



#328
莫非是A桑!!



#329
咦?!那@甜食爱好者 和@甜食爱好者2 是什么关系?!



#330
楼上好问题!而且@甜食爱好者 叫了N桑做“ニノ”欸!



#331
哇第一次和这么多位大人物一起!



#332
别哇了楼上,你的手机已经没有了
P.S.求个重点列表



#333 金田二
我来了!
送蛋糕的人是誰
楼主和 @高级玩家 发生了什么事
消失的一节课时间很可疑,值得研究
到底O君知不知道整件事



#334
我错了。
请M桑原谅我



#335 金田二
P.S.我猜@甜食爱好者 是O桑然后@高级玩家 是N桑



#336
喔喔喔喔喔!!



#337
@金田二 好厉害的分析啊!!



#338
@金田二 列表感谢!
认同分析+1



#339
咦?说起来楼主也要吗?



#340 盆栽种植达人
当然,学校是公平公正的地方
任何人都不可以上课时间用手机
任何人!



#341 甜食爱好者
我知道喔送蛋糕的人
原来这贴这么多人看的吗ふふ
看来要和翔ちゃん谈一下了



#342
唉?!




#343


?!實錘了??






——你的留言已被禁,此貼已被監管者@盆栽種植達人 封鎖——

【sk】少年与夏

*少年们的夏日恋爱

*小短甜饼

*ooc我的



——


“Satopi!送你!” 短发的少年手里拿着不知名的小黄花从远方跑向坐在树荫下的长发少年。


长发少年睡的安稳,阳光被树荫挡住不直射到长发少年的脸上,然而还是会有漏掉的阳光。这些漏网之光照的长发少年那头棕发上,映得金光闪闪的。


“…嗯?Nino?” 被叫做Satopi的长发少年被短发少年叫醒也没有起床气,抬手揉了揉眼睛软软的回着短发少年。


“来来!” 笑容挂在二宫少年的脸上,他激动的拉起刚睡醒的大野智。牵起大野智的手就跑。


“唉?”突然就跑起来吓到了大野少年,“我们去那里??”


“嘿嘿跟我来!” 二宫和也神秘的向大野智笑了笑。恋爱使二宫和也笑得甜蜜。


“阿智你看!是我发现的!”大野智被二宫和也带到了一片开满了不知名的小花的花田,黄的白的相相间间。花香引来了蝴蝶也来赏花,一只粉蓝色的小蝴蝶停在大野智手里的花上。二宫和也眨着他那琥珀色的眼睛一面期待看向大野智,像是个在等赞赏的小朋友。

“ふふ和也好厉害啊,这么漂亮的花田也能让你发现” 大野智看向二宫和也,笑得软软的,像天上的云一样。


“嘿也没什么啦” 被夸的二宫和也耳朵微红,抬手抓了抓头发。


夏风吹过花田,卷走花瓣形成花雨把二宫和也包在之中。对大野智来说这是绝美的景色,这让他忍不住也没忍住,亲了上去。


初吻的味道,是柠檬蜂蜜,酸酸甜甜,忍不住亲了又亲。


被亲的少年脸立马红了起来,撒娇的捶了捶大野智。大野智笑了,把人一抱拉进怀抱里。两人互抱在花田里滚着打闹着,最后停在花田中间吹着夏日午后的凉风,入睡。两人脸上带着的笑容,是甜蜜的。


少年与少年与夏日,就算是现在也好,也是不变的只属于大野智和二宫和也永远的甜蜜回忆。

“Satopi!送你!” 短发的少年手里拿着不知名的小黄花从远方跑向坐在树荫下的长发少年。


长发少年睡的安稳,阳光被树荫挡住不直射到长发少年的脸上,然而还是会有漏掉的阳光。这些漏网之光照的长发少年那头棕发上,映得金光闪闪的。


“…嗯?Nino?” 被叫做Satopi的长发少年被短发少年叫醒也没有起床气,抬手揉了揉眼睛软软的回着短发少年。


“来来!” 笑容挂在二宫少年的脸上,他激动的拉起刚睡醒的大野智。牵起大野智的手就跑。


“唉?”突然就跑起来吓到了大野少年,“我们去那里??”


“嘿嘿跟我来!” 二宫和也神秘的向大野智笑了笑。恋爱使二宫和也笑得甜蜜。


“阿智你看!是我发现的!”大野智被二宫和也带到了一片开满了不知名的小花的花田,黄的白的相相间间。花香引来了蝴蝶也来赏花,一只粉蓝色的小蝴蝶停在大野智手里的花上。二宫和也眨着他那琥珀色的眼睛一面期待看向大野智,像是个在等赞赏的小朋友。

“ふふ和也好厉害啊,这么漂亮的花田也能让你发现” 大野智看向二宫和也,笑得软软的,像天上的云一样。


“嘿也没什么啦” 被夸的二宫和也耳朵微红,抬手抓了抓头发。


夏风吹过花田,卷走花瓣形成花雨把二宫和也包在之中。对大野智来说这是绝美的景色,这让他忍不住也没忍住,亲了上去。


初吻的味道,是柠檬蜂蜜,酸酸甜甜,忍不住亲了又亲。


被亲的少年脸立马红了起来,撒娇的捶了捶大野智。大野智笑了,把人一抱拉进怀抱里。两人互抱在花田里滚着打闹着,最后停在花田中间吹着夏日午后的凉风,入睡。两人脸上带着的笑容,是甜蜜的。


少年与少年与夏日,就算是现在也好,也是不变的只属于大野智和二宫和也永远的甜蜜回忆。

【潤智潤】愛情

*ooc我的

*爱情是他们的

*长末小段子

*我爱废水x



↓↓

——


“就看看会不会掉头发啊!” 松本潤就不懂为什么明明有研究指出吃过甜会掉头发,但大野智却不信。现在还在吸着杯全糖少冰的香芋布丁奶绿,一口又一口的吸。虽然这小人儿长的甜又嗜甜,松本潤可不想自己可爱的男朋友变秃头大叔。这废水有什么好喝的…松本潤生气了,放弃了和大野智理论这事。


“好啊” 大野智笑了笑看向正底头涮菜的松本潤,拉长了尾音黏呼呼的说 “反正有人要~” 完了又吸了两口布丁,把肥牛放进松本潤锅裹的同时顺走了他刚涮的香菜。


“谁要你了” 松本潤不动声色的吃着大野智给他的肉,耳尖却不争气的红了。小声嘀咕我的菜你偷了,筷子则伸向了大野智的锅,大概是报复性的夹走了他锅裹的红萝卜。


“好辣!!” 𣎴小心被大野智的麻辣火锅汤底辣到的松本潤辣出了眼泪,抬头用混濡的眼睛瞪了眼大野智,拿起了刚刚自己还称之为废水的全糖少冰香芋布丁奶绿。松本潤看了看这杯粉紫色的奶绿,又低头吸了口才放回原位。看着自己杯甜甜没有了一大截,大野智突然心痛。就算是亲亲男朋友也𣎴能容忍。


𣎴过最后看在松本潤吸的开心的份上,大野智還是忍了。


——


“有草莓,香草和巧克力的,你要那一款?” 从自助食物吧转了一圈回来,大野智收获了一杯新废水。拉開椅子坐下来回答松本潤提的问题,一共有些什么口味的冰淇淋。


“巧克力” 松本潤顺手拿起这杯新废水吸了起来,是芝士蜂蜜奶茶。掉头发什么的…管他的呢。


“那麻烦潤くん拿的时候顺便帮我挖一球”大野智拿起筷子从关了火的锅里捞出块莴笋嚼了起来,丝毫没有打算再度起来去拿冰淇淋的打算。


“才不要帮你拿” 松本潤带了点奶音拒绝了这个只知道喝废水的男友的假请求真撒娇,迈着杰尼斯偶像的脚步去拿自己最爱的巧克力冰淇淋。


“喏,草莓香草巧克力和新放出来的蓝莓芝士蛋糕口味的也给你挖了” 正当大野智觉得松本润消失的有点太久,想起身找他的时候一大碗冰淇淋从身后伸出来。说过不帮他挖冰淇淋的人现正四款口味全挖齐而且每球都很大一球,快要溢出碗。明明知道这个人最喜欢吃草莓味的冰淇淋,却私心的每一款都挖给他。


“嘿嘿谢谢潤くん” 大野智笑得软软的,小鱼都从眼角游了出来。


松本潤最喜欢看大野智吃甜的,小口小口的吃然后露出满足的表情。


——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辛苦帮你拿的冰淇淋你居然不吃完” 看见大野智居然没有吃完所有的冰淇淋,松本潤感到太意外了。低头看被推过来的碗,看到里面剩下的是巧克力冰淇淋。


“留给你的,巧克力味冰淇淋” 大野智ふふ笑了两声,他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吃过了” 嘴上说着吃过了但身体还是诚实的拿起勺子吃了起来。松本润因为被看透另一个私心而整个耳朵都是红红的。大野智双手托腮,笑着看松本潤吃他最爱的巧克力冰淇淋。


——


结果吃撑了的两人选择早两个站下车,沿着海傍道走回家。海风吹过发稍,他们手牵手听着对方细说工作琐事,慢步迈向目的地。


松本潤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底头看向正专心听自己说话的大野智。路灯的灯光映在大野智的脸上,照亮了他那双乌黑的双眼,松本潤清晰的看到那对眼里现在就只有自己。一手牵住大野智另一手抬起来抚上大野智微鼓的脸颊,而大野智像是明白了什么,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地上的两个影子融在一起,被路灯的灯光拉的老长老长。


松本潤觉得生活就应如此,爱情也是,途中有大野智伴陪着走到底足以。



END


——


昨晚吃饭的时候隔壁桌那对情侣在对话,听在耳中真的像长末www不过当然改了些细节(๑╹ω╹๑ )嘿嘿

可以无限拿废水的自助火锅是不存在的,我就是想想(

芝士奶盖蜂蜜奶茶是真的好喝🍀

【潤智潤】死神与猫

*ooc我的
*爱情是他们的
*大概好多bug
*好像有微少的夜影组

——

松本潤是一名死神,每天的工作就是审核灵魂以灵魂的价值来判断死者是否应该死亡。

大野智是一只猫,一只有九条命的猫,每天的工作就是找吃的和找住的地方。

大野智不讨厌人类,但也没有特别的喜欢。人们常说猫咪是难以捉摸的生物但大野智并不认同。 大野智觉得人类才是难以捉摸的生物,明明今天才抱着你说爱你,给你买小鱼干但明天可能就会把你放到一个纸箱里然后你们再也不见。

大野智本身是只小野猫,出生的时候就在路边。就在以为自己要饿死在路边的时候被人类捡走带了回家,但回“家”几天后那个家庭因为医疗费用高昂的原故又把他放回原位。大野智没有恨他们,毕竟他们其实也没有什么责任要照顾自已。

大野智还记得那天是下着雨,自己被淋得全身湿透而自己又太小跨不出那个比他高一倍的纸箱去找另一个地方躲雨。就在大野智要在这雨中昏睡过去的时侯之际,松本潤出现了。在迷糊中听到对方口中小声说着什么,把自己抱了起来。当自己醒过来的时侯人已经不见了而自己已经换了位置,睡在公园的某个角落。记忆中那个浓眉大眼的帅哥应该是救了自已一命。

那是大野智第一次见到松本潤。

松本潤第一次见到大野智的时侯是一个下雨天,那时侯大野智并不叫大野智,他还没有名字。深重的空气不太让人好受,总让人觉得压抑,包括了死神的松本潤。又是一个雨天...松本潤心中默默地嘀咕着,快点完成工作然后去和朋友喝酒的这个想法加速了松本潤前往工作地方。

松本潤这种人的出现代表了生命的逝去,那时侯不论是什么生物他们的心情都是低落的,所以松本潤不喜欢做前线。他宁愿坐在神死办公室里看着形形色色的生物的档案,至少不用直接面对负面的情绪。死神也是有感情的,会悲伤,也会高兴,会期待,也会失落。松本潤不喜欢这种压抑的情绪,他喜欢欢乐的,有生命力的。与此同时,松本潤是还是个害怕孤单,害怕寂寞的死神。

朋友总是笑他,问他为什么不养宠物陪伴自己,这样就不孤单了。只要回收灵魂的时候对方愿意跟着你走那自己就可以养他一直到自己想放他走。松本潤没有这样做,一方面是因为松本潤不太喜欢这种不公平的约束而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动物们都不喜欢松本潤,除了隔壁家的二宫和也。二宫和也是同事也是一只柴犬,上司欣赏他的办公能力就把他留下来了。二宫和也知道松本潤喜欢小动物但无奈体质问题,动物们对松本潤是逃亡般离开,所以为了安慰他自己偶然也会变会柴犬身让他摸摸。但松本潤没想到原来还有个例外叫,大野智。

难得跑一次前线的松本潤看着眼前无力走动的小奶猫,对了眼档案不禁叹了一口气。小奶猫小声无助的咪咪叫声终究还是被淹没在雨声中,飘散消散,如同他那弱小的生命般。正当松本潤想盖印结案,回收这短小的生命时发现,这只奶猫不是一般的奶猫,是九命的小猫。在档案的最后一页加画了个印花卡一样的表格并在第一命盖了个章,本来已经停止呼吸的小猫咪又开始了呼吸,慢慢的,熟睡中。松本潤看了看他,想了想反正对方在睡觉,不会知道的便向人家小猫咪伸出魔手。好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撸猫的松本潤深迷了撸猫,表示正式成为猫奴。这只奶猫像是有魔力似的,松本潤感觉自己能一直摸着他,不想停。把他轻轻的抱起来,藏在怀中继续抚摸着,就这样一神一猫的画面持续到雨停。

松本潤看了看自己的时钟发现自己是时候要回去了,想着把猫咪放原地似乎不太好,万一又下雨的话生命就又有危险了。松本潤在空中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放到了公园的树荫下,他知道有个婆婆每天都会在这个角落喂流浪猫,新加一只小猫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的,他这么可爱。把大野智放下松本潤便转身去朋友约好的地方赴约,走了两步后却又转头看了看这只白色的小猫,最后还是一个响指回了冥界。

从那以后,松本潤负责起了大野智的灵魂管理。

对一般生灵来说时间或许过的很慢但对死神来说却是比较快一点,他们是不死之身,时间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就在大野智基乎忘掉这个浓眉大眼的帅哥的时候,他出现了。无声的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对松本潤来说自己彷佛前几天才见完他。松本潤感叹,生灵的一生真的快,明明之前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一只小猫咪如今已是立派的大野猫,受这里的居民喜爱。但松本潤没想到的是,大野智是清醒的。根据文案显示,大野智是出意外过身,然后再排个队重新拿个肉体回来人间界。

由于这对双方来说都有点愕然,导致了一刻的沉默。这样一神一猫对视了几分钟直到大野智“喵——”了一声松本潤才回过神来,慌忙低头打开档案查看,发现自己来早了…看来自己真的很想他。正想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转身回去的时候感觉到裤管位置被拍了一下,看向被拍的位置,只见大野智用他那双亮晶晶的蓝眼睛看着自己,尾巴慢摇摆着。他在笑…感觉到大野智情绪的松本潤不知怎么的耳朵不明显地红了起来。

大野智对这个帅哥很有好感。看着他看自己看呆了不禁叫了他一声,没想到他居然想走。连忙把人家拍停,赶紧拿出自己的杀手锏——卖萌把他叫停。在对方不但被自己拍停还害羞起来后自己心里的笑意有增无减。大野智知道眼前这个人不简单,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绪。突然来了自信。围这这个人转圈圈,突望希望对方能带走自己,一定会很有乐趣。不过大野智也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了,自己从未想过要被圈养。

第一次被动物自愿接触的松本潤快要当机了,大脑高速的转运着最后选择了抱起他。突然双脚离地被抱起的大野智收到了惊吓,下意识的争扎了一下但在下一秒便安稳下来,因为他感觉到松本潤的不安和激动而且他的怀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用头蹭了蹭松本潤的手臂,乖乖的接受着松本潤的怀抱。松本潤猜大野智喜欢自己的怀抱因为大野智的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自己的手背,叫自己不要放下他般,很信任自己。松本潤决定提早在表格上盖章,反正也就是那几天。他不知怎么的不想很看到大野智受伤的惨剧,尽管他知道大野智还有命剩但他会心痛的,松本潤不忍心。

大野智和松本潤都没想到,灵魂脱离肉体时会化身为半人的形态。前者是因为第一次,后者则是因为自己少跑前线,更何况动物这线松本潤还是第一次接下的。如果不是因为二宫和也打游戏打过头,脚坐到扭伤的话自己是不会久违的接下前线的工作。如果只是半人的形态的话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只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是裸体。大野智害羞的用双手挡着脸,细长的尾巴紧急的想遮住重要部位。松本潤红着脸的努力不去看大野智的裸体,看着斗得厉害的猫耳朵就知道大野智本喵也不知所措。

死神是神但不是所有神都等于有魔力,松本潤并不能叮的一下变出一张毯子或一套衣服,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带他回自己家。松本潤用了一生最快的速度飞回家,把大野智放床上用被子抱到只突出一个头。大野智裹紧了自己,看着松本潤在房子里到处找衣服给自己感到非常高兴,抖动着耳朵笑着看他不停拿不同的衣服往自己身上比划着。最后大野智穿着过大的白色衬衣,光着下身在松本潤家里走来走去。松本潤留着大野智在家自己则是跑出来买衣服给他,考虑到猫科应该不是很喜欢穿衣服的感觉便买了一些比较松身的衣服和裤子给他。

距离可以排队的时候还有几天,他们开始了短暂同居生活。

松本潤回家以后先把那几套衣服给了大野智,果如其然大野智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露出一点点不愿意的表情,嘟着嘴软软的喵了一下声表达一下自已的不满。在这场大眼对小眼的比赛还是大野智输了,不情不愿的拿起眼前花纹比较简单的裤子。松本潤不知道的是大野智不是不喜欢穿衣服而是对这衣服的风格感到抵抗。在花了点时间在衣服问题上之后松本潤向大野智解释了目前的情况。大野智虽然是只猫但大野智还是知道的,自己已经死了和眼前这个人不是普通人。

意外的他们的同居生活并没有什么问题,大野智明明是只野猫却很好养,只要给了小鱼干就会开心的摇摆着尾巴用他那甜甜软软的声音说谢谢潤くん。洗澡的时候也是,没有在怕水。不过没有用过花洒的猫咪在第一天自己进去浴室洗澡的时候把松本潤吓了一跳。松本潤见大野智一副没问题的表情,拍着胸口说自己可以的时候选择了相信他但不到一刻钟便听伴随着水声的还有猫咪炸毛的叫声,松本潤紧张的冲进去只见一只不懂得洗澡的猫咪身上还穿那件白色衣服,发尾滴着水,浑身湿透。不过…裤子倒是知道要脱。猫咪真的难捉摸,松本潤心想。

松本潤笑了笑大野智,看到他耳朵不停的抖着水,那图图的脸颊微鼓着便问他要不要帮忙,回答松本潤的是一只猫扑向自己。从那天起像是默认般都是松本潤帮大野智洗澡洗头。大野智很喜欢让松本潤帮自己洗澡,温柔的力度而且耳朵被轻揉着很舒服,会舒服的咪起眼睛摆着尾巴的那种。不过大野智觉得洗到尾巴根部的时候那感觉怪怪的,痒痒的,会忍不住发出喵呜喵呜的叫声。这只猫一点都不高冷还软萌的很。

不过大野智有些行为还是让松本潤感觉到他的本质上还是一猫,特别是睡觉的时候。明明把人带了上床睡觉但松本潤半夜起来的时候发现大野智会跑到沙发上卷成一团的睡觉。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大野智总喜欢在自己上洗手间的时候在门口等着自己,连本人都解释不了。

在送大野智去排队的那天松本潤明显感觉到大野智的不舍得但松本潤选择了无视。松本潤认为大野智只是过分的依赖自己,当他做回猫之后很快便会忘掉自己。大野智见松本潤故事无视自己明显的不舍便故意的下垂着耳朵,皱起了眉头使那八字眉更八字,嘟起嘴用半撒娇半可怜的声音叫潤くん每一次都早一点接自已走,末了还拿尾巴缠绕着松本潤的手腕。整只猫看上去非常的可怜。不知情的人路过还可能以为是松本潤叫在分手还爱着他的小男友在尽力挽留。

受不了大野智撒娇的松本潤没撑过三分钟便答应了大野智的要求。在那之后松本潤还被大野智左抱右抱一轮之后才愿意离开。名叫大野智的这只猫咪不但可猫还非常的黏松本潤。

*希望他下一世还能记得自己,矛盾体松本潤偷偷的祈祷着。

大野智觉得自己对松本潤有着意外的执着和信任。反正自己是只猫,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就好了,没什么坏事的,可况潤くん是个那么温柔的死神。那么温柔的对动物(自己)的死神一定是个好神。正在街上游走的大野智一边开始思念着松本潤和同居时光一边寻找自己的晚餐。好想吃潤くん煎的鱼饼。

另一相在等待着大野智第三命结束的松本潤发现自己比自己想像中还要想念那只可爱的白猫。好奇地想着大野智今世的会长什么样的松本潤还是忍不住想偷去看看他不过被隔壁的二宫和也截糊了。带着对方的晚餐登门,果然还是在打游戏只是这回好了,总算学会坐在沙发上了。

二宫和也在看到松本潤的时候𣎴禁皱了眉头,他嗅到了松本潤身上有别的动物的气味而且还是非常的强烈。本来二宫和也以为自己要问很久松本潤才会说但没想到他自己会把所以事情都说出来了。二宫和也认为如果是相方都愿意的话就那就把人家留下来就好了啊但松本潤却犹豫了因为他不确定,不论是对大野智还是对自己。二宫和也拍拍松本潤的肩表示反正你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磨合和了解对方。松本潤想也想觉得也是,到时候再算说不定就有结果了。被开导完心情舒畅了的松本潤答应了陪二宫和也打一个晚上的游戏。

二宫和也决定,关于大野智留下了费洛蒙在松本潤身上这事还是不要告诉松本潤好。一定要会会这只叫大野智的猫!二宫•弟控•和也下定决心。柴犬表示自己没有在输!

正当大野智在空中跳到一半的时候自己落入了熟悉的怀抱里。开心的对着松本潤喵呜喵呜的叫却见对方露出一副生气的表情时他识相的小声呜了一下。大野智被警告了。乖乖的坐在松本潤家的地板上专心的听着松本潤对自己担心的说教。上一秒还一脸忍真的答应松本潤自己再也不高楼跳高楼下一秒便笑着用软黏黏的声音潤くん潤くん的叫,尾巴还一下一下的拍着松本潤的手背安抚自己。大野智牵着松本潤的手说饿了,松本潤回牵着手说好便带他出门吃饭。就这样第二次的同居生活开始了。

随着同居的次数和日子增长,家里越来越多大野智的东西。松本潤衣橱里越来越多大野智风格的衣服。屋子里也是,多了逗猫用的小玩具和画画用具。大野智喜欢画画还是一个意外的发现,有天他们去了个有可以自由涂鸦留言墙的餐厅吃晚餐。松本潤见大野智目不转睛的看着别人画画写写便也由他去了。松本潤那时在跟服务生解释着配酱的问题,没有留意大野智画了什么直到身边的人发出感叹的声音时自己才转过头去看。这一看不得了了,大野智画了一只有着长长眼睫毛的大眼睛而大眼睛里有这一只猫咪。松本潤知道那是自己和大野智。那一刻松本潤觉得自己似乎是爱上大野智了,不是作为动物爱好者的爱而是一个灵魂对一个灵魂的爱。

松本潤越来越少出去和朋友喝酒喝到天亮也不归了因为他越发喜欢这个叫做家的地方。尽管有些时候大野智不在但这些家有着他的气息,有着他们一起生活的影子。

在他们的第四次同居生活时松本潤被叫去了开一年一度的人手分配问题的会议,只能把大野智留在家里。松本潤身心具疲回来的时候发现,一犬一猫玩的很开心。大野智紧紧的贴着二宫和也而二宫和也的手在大野智身上左摸摸右捏捏,毫不客气。松本潤不知道的是,出现这个和谐的画面之前这两只犬猫之间还真打了一场无形架。二宫和也一嗅眼前这只猫就知道他就是大野智,大野智一嗅眼前这只狗就知道他就是二宫和也。就在大野智以为二宫和也想来个争宠宫斗之际时二宫和也收回了攻击性的气息。二宫和也问了大野智一个问题,你想永远和松本潤一起生活吗?

大野智想了一想回答二宫和也说他想,想和潤くん在一起。大野智似乎是看透了二宫和也在想什么,他说不论是以宠物的身分还是恋人的身分,大野智只是想留在松本潤的身边。

松本潤头痛的看着眼前玩得欢乐的一犬一猫,咳咳两声提醒他们这个家的另一个主人下班回家了。上秒还坐在地上ニノニノ叫的大野智在听到松本潤回来之后立刻站了起来小跑到玄关,拥抱着松本潤笑着说欢迎回家,尾巴还欢乐的摇摆起来。谁说松本潤在吃醋,什么醋都吃完了。二宫和也见状也没说什么,起来拍拍自己摆个手便回家了。松本潤见大野智笑的奇怪但问他也不说就算了,拉着他去洗澡。

现在大野智睡觉也和以前不一样了。一开始是从床上睡着睡着跑到沙发上睡,然后前段时间是从沙发上睡着睡着跑上床。死神因体质问题睡眠不是必须品,松本潤是因为喜欢所以才选择睡觉的,他能很清楚的看到他睡着的时候大野智的小动作。拿着自己的被子站在门口确认松本潤已经“熟睡”便轻手轻脚的爬上床,随着次数的增长这只猫也从睡自己的位置变成是松本潤的怀里,有的时候屋巴还很不安分的动来动去,搞得松本潤快忍不住要争眼看看这个顽皮的猫咪还要搞什么。现在这只猫咪已经不会再半夜偷偷摸摸的爬上来了,会在睡觉前就坐好在被窝里拍着被子,甜甜的叫着潤くん快点来睡觉。如果现在有人问松本潤的兴趣是什么,松本潤可以毫不犹豫的回答是洗澡和睡觉,听的他的朋友们一头雾水只有二宫和也知道为什么。

在大野智和松本潤的第七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同居的时候大野智提出了申请灵魂陪伴的要求。大野智说要放弃自己最后的生命来换永远的和松本潤在一起。松本潤犹豫了,他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是同居也多半有主人和宠物之间的关系但又好不止这样。更可况松本潤知道,猫是爱自由的生物,他们更喜欢的是自由随意的活着。如果用灵魂契约这种方式束缚着大野智他有一天会厌倦的,松本潤不想看到这样的埸面。

大野智很生气,非常的生气,气到毛都炸了。他对着松本潤大吼,为什么不能给大野智给松本潤更多的自信,为什么不对我们的关系有更多的自信。松本潤反问道,你会不会有一天累了然后去追回本应就属于大野智的自由,一去不返。

大野智深呼吸道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答应你无论我去到那里去到多远,我都会回来的”

“因为这里是我们的家,有我们的回忆,有我们的生活,有我们的一切”

“因为有松本潤在这里,所以我一定会回来”


END

——

*不是所有的生灵转身体之后都能记得以前的事,例如人类。能记得的都是有缘有命运的,如果你也有这样记忆中的人,请捉紧对方。
↑对不起我乱说的,我没当过死神,我是不太清楚行情。

↑但如果真的有,请捉紧他

【润智】Red Rose

*ABO设定
*雷同纯巧合
*ooc我的
*本文又名“命中注定”
*我只是想写柠檬味的亲亲
*小学车,太久没开车都不会开车了

感谢  @智only 的校对ww

——


听说,Alpha和Omega在第一次闻到对方的信息素就可以知道对方是不是自己命中注定的终身伴侣。


松本潤在和大野智在一起之前他一直认为这句话有一半是错的,因为他身为一个Alpha但他卻从来都没有闻到过任何的信息素味道。


如此的不正常的事情松本潤当然有去过找医生检查,把人从头到尾再从尾到头检查过后之后也没发现什么生理问题,却反而因为去的次数太多反而跟医生做了朋友。


虽然说既然不是病又对人体健康和生活没什么影响,按道理来说其实松本潤他应该可以毫不在意这个问题。毕竟当一个Alpha对信息素没有反应时,其实他便和Beta无异,还可以当做Beta一样生活下去,除了生殖器官有点不一样以外。


可是如果事情这么简单,那当初松本潤就应该被判定为有点特别的Beta,之所以他会判定为Alpha的原因是因为他自身会散发信息素。


听上去影响似乎不大,但其实还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影响的,对别的Alpha和Omega。


正因为自己感觉不到任何的信息素,相对的松本潤连自己的信息素也控制不了。在别的Omega的眼中,松本潤就是一个行走的荷尔蒙,而在别的Alpha的眼中则是一个引爆点,到处在宣扬着自己的强势。


尽管这不是松本潤希望的,但这失控的信息素还是让很多人误会了他,常年有受不了的Omega倒向自己又或着觉得自己是被挑衅了的Alpha讨厌自己。在这个问题自从松本潤分化以后一直烦扰着他。


今天松本潤也如期的到医院去拿他的特殊药和顺道和他的好朋友相葉医生聊聊天,不过今天相葉雅纪向松本潤提出了一个新的建议。


“松潤你要试试看找一个心理医生吗?总是用特殊压抑剂对身体也是很不好的吧。”


“心理医生...吗?”


“嗯!毕竟这种病也有可能是松潤你有过多压力或之类的问题引起的。”


“可是在我的记忆中我没有什么心理问题或阴影啊。”


“欸~也有可能只是压力之类的因素啦。“


松本潤对这个建议多少感到有点惊讶,不是不知道心理医生的存在和作用,只是自己觉得这个病虽然觉得有点难解决,可是终究是生理问题,从未往想过会是心理问题。


因为一般都觉得是有情绪问题或压力过大才会去找心理医生的,虽然这个病真给了自己不少压力,但自己又没有其他心理问题...不过,或许相葉くん提出的这个建议是一个好建议,毕竟是个新方法试试也无妨。


”反正我有个朋友是做心理医生的,推荐给你吧!”


“啊!这才是你的目的吧!相葉雅纪!”


“嘿嘿~看一次也不是坏事啦,去试试也好嘛”


就这样抱着会被骗的猜测下,松本潤按着相葉雅纪给的卡片上的号码打了一通预约的电话。


——


松本潤按约好的时间站在【3104】的心理资讯诊所的门前,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后推开了眼前的门。


「叮铃」


猫着背坐在房间角落的男人在听到开门的门铃声时抬起了头,带着温柔的微笑看向了站在门口的松本潤


“你就是松本くん,对吧?”


“是的,我是松本潤,你是大野医生?”


这位大野智医生和松本潤想像中的不一样,没有穿着大白挂和拿着什么奇怪的医疗用具。


他穿着白衫衣配着深蓝色的马甲,没有系上领带反而松开了衫衣最上的两个扣子。大野智向松本潤笑了笑,指向了房中央的半躺式椅子。


“是的喔,请松本くん进来坐下吧”


“好的,谢谢医生”


走向大野智指的椅子并躺下,松本潤深呼吸一下便发现这是自己从一到这楼层的时候就闻到的香味——柠檬味。


并不是空气清新剂或香水的那种化学合成的味道,更像是新鲜的柠檬切开的时候散发出的香气。


柠檬的清香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让人忍不住的放松。这使一直因工作和生活中各中问题而长期感受到压力的松本潤放松下来。


香味当然也没有太重,淡淡的,飘浮在空中。重要的是嗅多了也不会觉得头晕反倒会想一直闻下去,是会令人上瘾的味道,包括了松本潤。


松本潤听从大野智的指引躺好在椅子上,听着对方带点黏糊的声音和他开始了一问一答,也没有聊什么很特别的事情,都是一些生活上的琐事,谁和谁要结婚,谁又为自己带来了压力等等。


大野智的声音很好听,黏黏的又帶点独特的尾音,听得松本潤心里痒痒的,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


“抱歉松本くん你等等我,我去一去洗手间”


“啊!好的,没有关系”


看着大野智带上小急步的走出诊所,松本潤开始了放松着看天花板。


看着这纯白的天花板松本潤不禁走了神,东想想西想想,听着诊所的背景音乐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


“潤,你又看在他了?”


“啊!ニノ!是的...嘿嘿”


被叫做潤的少年一听到他的名字脸便不禁红了起来,抬起手挠了挠头,说完少年头又转了回去看旧教学大楼的三楼美术室。


从新教学大楼的天台往左手边看去就能看到旧美术室内的一些活动,少年也是上一个月才发现的。


那天他一改和朋友在课室吃中午饭改了冲上天台,因为他又被同班同学说了。自己的信息素大量的散发着并影响到了其他人,尽管朋友们说了没关系但少年还是觉得很对不起也对自己感到烦躁。


正当少年为自己烦恼的时侯,突然看到旧教学大楼竟然还有个人影在动。先是安慰了一下自己大白天的不会有鬼后努力的去看清楚,发现有人在里面画画。从天台的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大半个背面和一少点侧面,及肩的棕色短发和鼓鼓的脸颊。


虽然看不清楚他的正脸但他的画自已倒是可以看见,是操场傍边的一棵樱花树。


在接近暑假的日子,樱花树当然不可能有一丝粉色但对方似乎并不在意这一点,继续画着他的绿色樱花树。这样特别的划一下子就吸引了少年,自那天以来少年便每天上来度过他的中午时间。


一边吃着便当,一边看着对方画画,有的时侯看懂了有的时侯没懂。一开始朋友还觉得怪怪的叫少年回班房吃,到后来就放弃。


一方面是因为习惯了而且天台看下去的风景也不错,而另一方面是少年的朋友没告诉少年的,那就是当少年注意着他的时侯,少年会无意识的收敛起他那张扬的让人头晕的信息素。留下的是很好闻,纯净的红玫瑰的味道。


——


大野智一路急步到最后甚至还有点小跑的走向了洗手间。刚关上门自已便忍不住的背靠着门并腿软的滑了下来。手按着胸口不断的深呼吸使自己冷静下来…刚刚房里的玫瑰真的有点浓了,浓的差点让大野智醉了进去。


说出来不好意思但这使人迷醉的红玫瑰味令大野智加速入了发情期。夹紧了腿不让尴尬的情况出现,手抖着从口袋里拿出压抑剂打向了手臂的内则。


打完压抑剂后放心的大野智整个人放松的靠在门后开始回想起来,不得不承认松本潤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人,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


一开始听到相葉雅纪说推荐个患者给自己的时候还嫌弃他说自己已经有够多的工作,但当自己看到病历之后却停止了拒绝并接手了松本潤。原因不是因为松本潤这个奇怪的病或因为他长的帅而是因为自己认识他。


心念了念觉得自己离开的时间有点长,毕竟是第一次正式见面不想让对方觉得奇怪。大野智手撑着门努力地站起来,拍了拍裤子走到了镜子前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再三确定自己脸上的潮红退了之后深吸呼了一口气转身推开了门。不过似乎他好像已经忘了自已,大野智无意识的露出了可惜的样子,推开了诊所的门。本以为自己会听到对方的声音却发现对方只是安静的躺在椅子,走近了才发现对方睡着了。伴随着对方的熟睡,玫瑰味也没有那么的浓,留下淡淡的清甜的玫瑰香。


大野智安静的坐在他旁边,仔细的看着他的睡颜。松本潤睡颜还是一样的可爱,睡着后和醒着不一样,看上去没有了难以接近的感觉。相反的,散发出了孩童的气息,可爱的很,像是想起了什么,松本潤睡着睡着露出了微笑。


大野智伸出手指向松本潤的脸,小心翼翼地触摸着他的脸颊,发现对方睡得比自己想像中要沉便开始大胆起来,俯身凑近松本潤而手侧慢慢的贴实脸颊,悄悄地吻上了那厚实的红唇。


——


“嗯...”


“啊,松本くん睡醒了?”


听到声音的大野智把头从杂志中抬了起来,看向了松本潤。看到松本潤还没从睡到迷糊的情况走出来,那个带点疑惑和迷茫的表情真的十分可爱,大野智不禁ふふ的笑出声。


松本潤眯着眼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毯子,听到有人叫换自己便转过头看向对方,看清对方是大野智后松本潤瞬间清醒了不少,眨了眨眼努力的思考。大野智看松本潤清醒了不少便向他解释了下午的清况,当然没有说自己亲了人家的事实。


“总感觉对大野さん很抱歉啊,我就这样睡着了还那么的沉...下次看到我睡着了就叫醒我好了”


“没事,本来今天下午就只有松本くん一个人。再说了,难得睡的这么好叫醒你也就太可惜啦”


松本潤想了想也是,自已好久没有睡到这么沉了,还做了梦。这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久到松本潤快要忘掉了当年的绿色樱花树,但刚刚的梦实在是太真实了,自己仿佛真的回到了很多年以前,亲眼看到那树和那个人的身影。这家诊所真的太神奇,不但有莫名的安心感还获得了一个安眠,感觉起来是值得信任,不论是【3104】还大野智。


预约好了下一次的见面时间和日期后,松本潤踏着轻松的脚步走出了诊所,临走前还回头对大野智报了微笑。看着松本潤走出诊所后大野智拿起了旁边的坐台电话,打給自己的好友兼秘书


“翔ちゃん?嗯,看完了。对了,你看看后藤先生还想今天上来吗”


“现在吗?都快6点了欸”


“对现在,说不定他会有兴趣啊”


“好吧”


“谢谢你啦!翔ちゃん!”


自那次之后松本潤开始了固定的每周去看一次大野智。开始了三个多月,自己还是想解决那个病但似乎没有了那么的焦急和紧张。会解决的,大野智是这么说的所以松本潤是这么相信的。


【3104】的柠檬甜似乎是有魔力似的使人上瘾,去了一次又一次也不会腻。松本潤发现他每次去的时侯时不时也会睡着,这样似乎不太好但大野智却说没关系反正潤くん之后我都没有排人。


松本潤很快明白对方这样做是为了留时间给自己,了解到大野智如此的细心使容易害羞的松本潤感到了不好意思。而为了答谢大野智的细心,松本潤在头几次完诊的时候会邀请大野智一起去吃晚餐。


不过到了现在已经不需要任何的邀请,像是暗号一样松本潤是周四的最后一个患者,在完成心理治疗后会一起吃晚餐,有的时候如果对上映中的某部电影有兴趣还会一起去看电影。


今天也是如期的上去【3104】看病和跟大野智聊天。


“好啦这周就到这里,一次性想太多会有反效果的喔”


“嗯,谢谢大野医生”


大野智微笑着看着欲言又止的松本潤,对方似乎很紧张,空气中的玫瑰又浓烈了一些。松本潤的手往口袋抓了抓,一丝停顿后从口袋拿出了两张门票。


“智くん这个周六有空吗?我想约你去水族馆”


“水族馆!好啊!”


松本潤看到大野智笑的这么开心就安心了,看来选择水族馆是正确的了。之前曾经有一次一起看了一部和海洋生物有关的电影,大野智难得全程都清醒的看完整部电影并且一些非主角的鱼一出现他都两眼发亮了,明明打架才是重头戏。


再后来在某次的聊天中发现这位平时穿着正装的大野智医生到了休息日的时候会变身成渔夫大野智出海,还曾经钓鱼钓到忘记了时间害秘书樱井先生紧张到差点报失踪人口。


在约好周六的见面地点和时间后便穿上外套一同步出诊所去解决晚餐。


——


下午一点的品川车站意外的很多人,站在一边的松本潤开始担心会找不到那小小一只的大野智。


到了约定的时间也不见人,松本潤开始左盼右盼,生怕错过了。就在以为对方迷失在人群中的时候松本潤精准地闻到了平时在【3104】也能闻到的柠檬甜,向感受到的方向转过去就看到了一身巧克力色的大野智出现了。


就在松本潤的视线看向大野智的时候对方也看到了自己,一个短暂的对视后大野智小跑地往自己的方向跑来。松本潤看到大野智向自己跑来,下意识的张开双手把人接着抱好。


嗯…是柠檬香?松本潤开始想这柠檬香可能是大野智爱用的香水味。一开始是觉得是诊所“3104”的味道,后来和大野智一起吃晚餐的时候也疑惑过但因为实在是太淡了,什至有的日子没有柠檬香所以自己才会觉得是诊所的味道。


“智くん,你喜欢用柠檬偏甜的香水?”


“…香水?”


“嗯,因为智くん你身边一直都有一股的柠檬香甜,是令人安心的味道”


他们一边走向品川水族馆一边聊天,大野智听到这个问题后好奇的偏了偏头看向松本潤,十分的疑惑。但当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大野智发出了笑声。


“ふふふ潤くん~就没有想过是信息素吗?”


“...信息素?!可是我还是没有闻到其他人的信息素啊”


大野智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解释却伸出手牵起松本潤的手,对话就在此结束。


从车站走到水族馆也就十分钟左右的事,而他们就保持这样一直到进水族馆。


到了水族馆后大野智松开了手拿出票给接待处姐姐,似乎并没有打算牵回松本潤,松本潤感觉到后像是生气似地大力回牵起大野智,而大野智仿佛猜到般,软软的笑了。兩人就这样互牵着手默默地逛水族馆,一直到他们走到了水母区前


“潤くん一直以来都觉得我是Beta?”


“不是喔,我是一个Omega”


大野智看着眼前自由漂浮动,因为灯光照射而变得七彩颜色的水母开始说了起来。而松本潤也没有说什么安静的听着他慢慢的,黏糊糊的说道。


“我的信息素是柠檬香带点甜味的”


“潤くん会很好奇为什么我似乎不受你那如暴风雨般的信息素影响吧”


“因为我有按时打压抑剂啦”


“别担心,我不会因为你的信息素而远离你的”


毕竟不论是那醉人的玫瑰花香还是你松本潤本人都是如此吸引着大野智,使我上瘾并醉心在你那玫瑰花园中。


——


“潤くん你看!海豚们跳好高!”


“好厉害!”


在大野智的告白后他们又开始了一人一句的对答,大多数都是大野智告诉松本潤这些是什么鱼,在那边可以钓得到,好不好吃。而松本潤在一边听着,时不时问一下问题或吐槽一下大野智不要在水族馆说人家的鱼好吃。


现在他们在看馆的海豚表演,这个水族馆比松本潤想像中要大一点,外头似乎还可以和水陆动物来个互动。走到企鹅区的时候有一只企鹅目不转睛地盯着松本潤,引得大野智忍不住的笑了。就在他们对视的第五分钟大野智还是理智的拉着松本潤走去了纪念店。


“那只企鹅很可爱呢,像潤くん一样”


“哼,它为什么要盯着我看”


“ハハハ因为是同类啊”


松本潤放弃了和大野智讨论那只像自己的企鹅,走去看别的商品。发现了条很好看的手绳,由蓝色,白色和紫色三色编织而成,在结尾位置是一只魔鬼鱼。


松本潤拿起手绳走向大野智,抓住他的左手手腕比较了一下,看到如自己想像中一样适合他带之后很满意的去了给钱,整个流程一气呵成快得大野智还没来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带上了手绳。


“走吧!我们去吃饭吧!”


很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杰作,拉着大野智往自己订的餐厅走。松本潤发现自己现在没有以前那么的着急地想解决闻不到信息素的问题。本来自己想解决这个问题也只是一来不想影响到别人,二来是想安稳的找一个伴侣。他从小到大觉得这些都必要做的但这一刻松本潤又觉得不用那么的著急,因为他有目標了。


现在自己想的那个共度余生的人就是大野智,不管是穿着西装作为自己心理医生的大野智,休假的渔夫大野智还是现在眼前的大野智,或许是因为他那使人安心的柠檬信息素也或许只是因为大野智就是大野智。


那安心感和信任感可能就是命中注定的。


——


今天又到了周四,在上次的水族馆约会之后过了五天,松本潤一如往常地推开门就能闻到更浓的柠檬香和大野智会甜甜的叫自己


“潤くん~你来啦!”


“嗯,今天也麻烦你了智くん”


松本潤坐上椅子时假装不在意的看向大野智的左手手腕,如愿的看到了带在手腕上的三色手绳,不自觉的露出了满意的小表情而大野智把这个可爱的小表情也收入眼中。


今天的工作量比松本潤预计的量要多导致松本潤比平常要紧张,相对的也比较累,结果即使是在对话中但在放松的环境下自己还是睡着了。


其实在松本潤进来的时侯大野智就看到松本潤今天的脸色不太好,自己就故意的开了比较安眠的音乐和稍微的加强了自己的信息素,因为他说过自己的信息素可以令他安心。


安静的看着松本潤的睡颜,大野智陷入了回忆之中。他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松本潤的时候就是看见他那可爱的睡颜,还没长开就已经很精致的脸蛋,脸颊包包的非常可爱而且眼睫毛很长,还挂着没干的泪水。


那是自己妈妈上班的地方,儿童迷路中心。就字面意思,所有在商场迷路的孩子都会被带来这里做广播然后等父母的到来。


松本潤小朋友被商店的小姐姐牵来的时候他很安静,又乖,问他叫什么名字,在那里和爸爸妈妈走丢等等都能一一回答,被问完所以问题就自己安静的坐在一边。


大野智小朋友静静的坐在傍边看着在迷路中心的小朋友们心里默默的分析,今天迷路的孩子不多啊…只有五个人,大野智小朋友还顺势祈祷这群小朋友不要哭闹。


地上有些给小朋友玩的玩具,半个小时前来的很吵的那家伙和另外两个差不多时间到的孩子玩了起来,另外一个是常常因为生气而自己走来的樱井翔小朋友在看绘本,本人表示这次自己并没有和妈妈吵架,大野智小朋友并不相信。


剩下的刚来的松本潤就安静的坐在一角发呆,但随着一个又一个小朋友被领走后松本潤小朋友似乎才察觉什么似的,一滴又一滴眼泪默默的流下来,一开始还用手抹掉但𣎴管怎么抹都有的时候他开始大哭了起来。大野智小朋友吓到了,明明刚刚这位小朋友还很冷静。他有点吓得不知所措,他转头看向妈妈,妈妈给了他一张面纸。接过面纸,看了看纸再向朋友樱井翔发出求救信号,但还在生妈妈气的樱井翔小朋友无视了自己的求救讯号。


大野智小朋友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向了他。自己安慰人可差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大野智小朋友只是默默的把面纸递给松本潤小朋友,对方对突如其来的搭话吓停了哭泣,道了声谢谢后接过面纸擦了起來。


而大野智小朋友并排地坐在他旁边,无声的安慰他而早已哭累的松本潤小朋友就这样靠着自己的肩上睡着了。真可爱…不知道笑起来是什么样的呢,大野智小朋友就这样看着人家的睡颜直到他的父母来接走了他。走的时候似乎还对自己被叫醒感到生气,气鼓鼓的走了,牵好手的。


顺道一提,樱井翔小朋友走的时候还是对妈妈道歉了。似乎吵架的原因是因为樱井翔小朋友觉得妈妈逛街逛太久他累了,但明明说要出门逛街的是樱井翔小朋友。


——


松本潤肯定自己睡着了,他看到了中学时期的自己。他看到自己又在偷看艺术室的前辈画画,绿色的樱花树应该是画完了,现在要开始画春天的樱花树了,少年猜想着。


突然一个一头金发,像𣎴良的少年冲上来了天台。


“潤找到你了哈…你不要老上来天台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恐高,噫——不要拉我去边边!”


“不是的翔さん,翔さん你看!”


“看什么看不要!我、我怕!”


两个少年在天台拉扯几下后名翔的少年放弃了,脚震的走到边抓实了栏杆看向了潤少年指的方向。樱井翔少年眯着眼看着旧画室,很快就认出了他是谁。


樱井翔少年问松本潤少年为什么想知道他,松本潤少年愣住了,自己也没想过为什么,大概只是想认识他和他做朋友但又好像不是。


樱井翔少年见松本潤少年愣了起来就知道这个人什么都没想,心中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告诉了松本潤少年,那就是艺术部部长大野智。


这个名字在学校很是有名,松本潤少年也听过但没想到就是他。有名的主要是因为他的画很有个人特色很有趣,但令他成名的原因是因为他在文化祭上表演的独唱,另外也有传言说大野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而这也吸引了那些已分化的人去接近他。


成年的松本潤愣住了,他没有想过当年的那个他就是现在的大野智。


当年少年的松本潤最终还是没有去结认他。一直以来太重视,一下子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撘话才不显得唐突,又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解释…总不能说自己是在天台偷窃人家画画吧,会被误会成变态的。


但当最后的最后松本潤少年终于鼓起勇气去敲旧艺术室时,他却消失了。快要到毕业季的时候开始,他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艺术室里,也没能在校园里找到他。最后这件事给了松本潤少年满大的打击,后悔了自己的胆小。少年一直有把这件事藏在心底不过看来是藏太久了,久到重要的细节都忘记了。


但少年松本潤不知道的是其实少年大野智早就可以毕业,没有需要每天都回学校画画。


——


松本潤在大野智给自己盖被子的时候其实已经有点醒过来了,本来是想直接起来的但却被大野智的下一个行为吓到了——自己被亲了。


松本潤僵住了,这实在是太意外了,没想到自己会被偷亲的。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喜使松本潤一下子紧张起来,信息素也伴随着肾上素的上升一下子的散发出来,瞬间整个诊所都是玫瑰的味道。大野智在偷亲完松本潤的时侯就自己暴露了,因为他那煽动的眼㫸毛和像暴风雨般侵袭自己的玫瑰花香。


“…潤くん?”


松本潤听到大野智软软的叫自己还是忍不住争开了眼坐起来坦白自己知道他偷亲了。像做了坏事一样低着头的大野智在听到自己说知道偷亲之后猛的抬起了头,一脸的担心然后又慢慢的低下了头。


“对不起潤くん…我不应该偷亲你的…吓到了吧?”


“是吓到了,不过…情侣之间偷亲不需要道歉的”


“…欸?!”


听到松本潤说吓到的时候大野智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的握住了,但下一秒却到大野智懵了。本来以为会被说些什么话但没想过会是…吿白?


“潤くん…是告白吗?”


“是、是啦!”


“我也是,最喜欢潤くん了!”


确定是告白后大野智笑了,眼睛笑成弯弯的带着他那可爱的小鱼眼纹回应松本潤的感情。


松本潤本身就是个很容易害羞的人,这样的情况下耳朵都红了。鼓起勇气,松本潤伸手拉过大野智吻了上去,在那一瞬间松本潤闻到了,是玫瑰花香。


大野智先是愣了愣,很快就反应过来回应起松本潤的吻。柠檬的清香和醉人的玫瑰花香在诊所内混合起来,意外的这两种信息素混合起来很合拍,仿佛是被玫红花包围住,但因为柠檬的酸甜而令这玫瑰不会过分的甜腻,是可以一直闻下去的混合信息素。松本潤发现柠檬的香甜越来越浓烈,而大野智呼吸加速,整个人都是软的,贴在松本潤身上。


松本潤很快就发现大野智是直接进入发情期了。互相对视一眼就知道,松本潤抱过大野智,将他那散发着柠檬香的腺体咬破,把自己的信息素注入形成一个短暂标记。一把抱起已经站不起来的大野智,走向停车场并往自己家的方向开去。


——

🛴

——


「叮叮叮叮叮叮」


松本潤在伸手拍掉闹钟后转身继续睡,横手一抱却抱到了有温度,𣎴是平时那个感觉的抱枕,感到不一样后松本潤立刻清醒了。


把人拉过来一看发现就是大野智抱成一团,睡得正香,他身上的痕迹反映了几个小时前的激烈而且自己后背一阵一阵的痛感也证明了这可不是梦,自己是真的把人家永久标记了。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把人叫醒,最后还是把人抱在怀里睡回笼觉。


这个回笼觉睡得可长了,松本潤再醒过来的原因是因为听到了电话铃声,想都没想拿起来就接,谁知道刚想开口问是谁打来就被对面的人骂了。


“大野智!你要睡到几点!你忘了你今天是要上班的吗?你今天可是约了我的好吗!你是要咕咕我吗?我可是、”


“…ニノ?”


“………………咦?…J?”


“是,我是松本潤”


“…” “…抱歉我打错了”


二宫和也切掉了电话,再三确认自己是打的大野智的电话号码后决定再多一次。而松本潤这边也是愣住了,没想到自己接个电话还会被说了一堆话而且还是自己的大亲友二宫和也。在松本潤再三确认这是大野智的手机后电话响了,上面显示的是“ニノ”


“喂?大叔?”


“…ニノ是我,智くん的话在我左手边睡觉中”


“…好吧我懂了你不用解释的,你帮我跟他说今天放他一天假吧”


“嗯,没有问题”


就在松本潤打算切掉电话之际听到对面传来了二宫和也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樱井翔你输了!他们在一起、”


然后被卡掉了。看来下次和他们两个吃饭的时可以好好的聊一天,谈谈他们背着自己都赌了些什么和干了些什么事情。


大野智在二宫和也打第二次电话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正担心因为自已放了他鸽子要被骂的时候松本潤竟然和二宫和也聊起来了。转过身就看到松本潤看着自己,自己在对上松本潤的视线后给了一个微笑道


“ふふ早安潤くん”


“早安智くん,起来吧”


“嗯!”

一边伸着懒腰一边答应了要起床的大野智在床上再磨蹭磨蹭了几下才起来,刚想下床却因为脚软站不起来。还好松本潤眼明手快拉住了大野智。傻傻的笑了最后要是被抱进了浴室。


在关上浴室的门时,玫瑰和柠檬的香气还是溢出来了,导致整个房间像是玫瑰花园似的,醉人而不腻。看来自己要请多几天的假了…这是大野智最后一句清醒的话。


其实接不接收到別人的信息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松本潤能接收到大野智的信息素而大野智又能把自己的信息素送达给松本潤。我与你能在一起,或许就是命中注定的。


END


——


感谢看完这篇潤智的你,如果你能喜欢就好了


之所以会叫Red Rose是因为Jo Malone有一款香水正是叫Red Rose,是由强烈的玫瑰味和稍微的柠檬甜组成,正是我理想中他们两个结合后的信息素味道。喜欢玫瑰味香水的gn也可以去买一瓶来用,会喜欢上的。(不是广告x


最后,祝各位情人节快乐!

【潤智潤】从背后贴近的拥抱

是我

我终于有空上lft了

我从去年9月份开始就去了加拿大留学了,前所未有的忙和累,搞得我连上lft的动力都没有了。

然而当我终于有空上的时候才发现好像变了好多

最SB的我还把自己写完的段子忘了放上来(。

是圣诞节的段子orz看到的你就当糖吃了好了

非常的短小www

——

旁边的商店传来了热门圣诞歌曲,身边总有几对情侣甜甜蜜蜜地路过,搂腰拖手甚至还热烈的亲吻着,这样的情景与松本潤独自一人站在广场巨大的圣诞树前形成了強列的对比。冬天的寒风吹过了怕冷的松本潤,使他再往围巾缩了缩,加紧了双手拿着已经冷掉的白巧克力的力度。


再有三分钟便是10点了,大野智那个坏蛋快要迟到一小时,电影都快播了一半了。明明是对方说想约看电影但迟到的也是他...想到这儿松本潤就更生气了,他的浓眉贴在一起,把对大野智生的气泄愤似的放踢在了地板,才发现地板画着圣诞的彩绘。低着头开始研究起了地板的彩绘,然而把注意力都放在彩绘上的松本潤并没有留意身后的腳步声


「!」


突然从背后而来的拥抱确实把松本潤吓了一跳,差一点就把手中的白巧克力抛出去了。深呼吸了一下,在对方的怀抱中转过身并且回抱对方。听着大野智的道歉,带一点点惩罚味道的捏了捏大野智那好看的鼻子,下意识的用自己独有的小奶音问对方现在怎么办,毕竟电影快要播完了进去也没有义意。


大野智想了想抬头看着松本潤笑着回答道


「并不是没有义意的喔!和潤くん看的每一部电影是有义意的」


接到大野智直球的松本潤害羞地把脸埋在大野智的颈上,带点撒娇的意义轻轻的摩擦着。大野智笑的傻呼呼的要松本潤去他家,说虽然没有今天本来打算看的电影但家里有好多适合今天看的碟。两人互相拥抱着,在这气氛和圣诞树下忘我的吻起对方,然后牵手一起出发回家。

【草莓派】生日送礼物要投其所好

*ooc我的
*小短的生贺
*望食用开心
*现实向


start↓↓↓
——


大野智最近有点头痛,松本潤的生日快要到了本人甚至在节目上也提到了可是这正正就是大野智目前头痛的原因——不知道送什么礼物給潤君好。

自己团的末子兼恋人在时尚方面比自己在潮,生活模式又比自己过的精致些,毕竟这个人可是喝水素水的人!

大野智是有想过送礼投人所好比如送对方一盘盆栽或与盆栽有送的用品,可是大野智并不明白那一盘盆栽是松本潤的喜好,再加上有鉴於上一只来家到访的小鸟后松本潤对盆栽的爱好像下降了…虽然根据本人的原话是叫做爱有波澜,有高点自然就有底点。

那现在大概就是底点吧,大野智一边帮小樱花浇水一边这样想。



“唉…”

两个人想总比一个人想強但大野智突然发现也是要看对象的,例如像ニノ这样的小恶魔弟控自己就不应该约出来问他。此时此刻大野智看向了坐在左手边的ニノ,自己无声的在吧台前又叹了一口气。

“大野さん你再叹气看上去就不止40啦!”

“可是我还是没有想到送什么啊…还有我没有40只有37!”

“那就再努力想想吧,只不过我觉得…只要是你送的J都会说好”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更不知道送什么好了,毕竟连自己都己经送过了…玩着眼前喝了一半的酒杯,大野智一边想着二宫和也的话一边陷入了沉思,无力的趴在吧台上。想来想去毫无结果的小圆脸开始拿出了手机百无聊赖的在互联网上查询着松本潤的资料,想着看看说不定会有好主意出现。输入了松本潤的名字后弹出的却也不意外的是关联作品和不可能的传言,什么和大野智不仲…怎么可能明明昨天晚上松本潤才和自己亲亲啊!

越看越堵气的大野智最后「咔」的一声把手机关掉喝了一口剩了半杯的啤酒,转头看专心打游戏的二宮和也打游戏。感受到大野智散发的怨感的二宫和也轻叹一口气,在游戏轻松通关后把手机放在一边,双手大力的拍在大野智的肩上

“实在不知道送什么就问问本人就好啦,大概会获得一个送礼的范围”

“嗯…好吧,也许也是个好方法”

得到弟控的答案后大野智皱着圆脸的回答。在和二宫和也干掉第不知道几杯酒,由大野智买了单,和二宫和也说了句明天见后,大野智猫着背的开始了回家之路。走往车站的途中一张海报吸引了大野智的目光,突然觉得自己有了新的想法。

他会喜欢的,生日礼物。



松本潤观察了几天的结论,最近的大野智很奇怪。最初让松本潤觉得奇怪的原因是那天晚上他們吃完飯後,松本潤打算上比較近的大野智家來個亲亲小嘴摸摸他的圆屁股的互動但没想到居然被拒绝了。虽然最后是上了自己家来了个热烈与激情的拥抱,但自从确定了关系之后大野智就没有拒绝过自己上去他家,这次还是头一次被拒绝。

在那天之后,松本潤有尝试过问问恋人为什么但不是时机不对就是大野智他尝试糊弄过去。一定有古怪,抱着这样的想法的松本潤决定问问櫻井翔

“唉?你说兄さん有古怪?”

“嗯…他居然拒絕了我不让我上他家”

櫻井翔夹着荞麦面的手顿了顿,呑下了口中的那口面。

“會不會是他在家要作什麼大件艺术品不方便人上去?”

看著快被松本潤掰断的木筷子,櫻井翔有点心疼筷子,还是安慰安慰两句好了

“别担心兄さん没有什么古怪的事啦,说不定是有新作品味道很大不方便人上去吧?”

“也对,智是有点久没作作品了”

聽完櫻井翔的话想通了的松本潤放过了木筷子,开始去着手解决眼前的荞麦面

「叮」

手机传来收到信息的声音,画面显示着来自智的line

【下周四潤くん是休假吗?我想约你♥︎】

櫻井翔偷了一眼,确实每一个信息都有心心啊…眼睛疼还是专心吃面条吧



在把最后一塊肉放进嘴里露出了满足和幸福的笑容,看着如此可爱的笑容大野智觉得是心动的感觉。在晚餐的过后,大野智先生向松本潤先生发出了来自己家的邀请,十分满意这个邀请的松本潤载着大野智开着车往恋人的家出发。

“打扰了~”

松本潤熟练的把脱了的鞋子放在一旁的鞋柜上,隋手张外套搭在椅背上后就往那独特的紫色沙发上倒。

“ふふん潤くん在沙发上等等我,我去拿个东西”

大野智神秘的向松本潤抛了个眨眼就走进了画画的房间,没有反应过来的松本潤还没来得及回复嗯,回过神就只剩背影和关门音。搞什么神神秘秘的…看着这么神秘的大野智让他想起了前些天的拒绝,哼就让我看看是什么这么神秘!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在松本潤还在思考是秘密的时候,房间里传来叮叮咚咚不知撞跌什么的声音,一个反射条件坐好的松本潤紧接着就听到开门的声音ーー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潤くん!”

“谢谢智ー噗哈哈这是什么?很可爱啊~”

只见大野智身穿一套松本潤从未见过的吉祥物的猫形玩偶套衣,前面写着愛してる转身后边写着自己名字。想起什么的大野智因为衣服的原因有点笨拙的走向冰箱,打开并拿出一个同样吉祥物图案的蛋糕

“今天全部送给潤くん的礼物都是这款我自己设计的吉祥物喔!”

“所以上次…!”

知道恋人很在意自己的拒绝,大野智耐心的很他解释和说明说个吉祥物,最后从口袋里拿出了小版的挂件吊坠送给了松本潤

“吉祥物就我,就算我不在身边他也会代替我保护和支持你的”

“智,真的谢谢你”

左手扶上大野智的后颈,给了一个浅浅的但也心意满满的亲吻,觉得不夠的大野智双手回搂着松本潤把这个吻加深直到需要再次吸入氧气。

“好啦快吃蛋糕吧,你把吉祥物吃完了就到我了!”’

“唉!?”


END

祝潤ちゃん生日快樂!!!
お母さん、いつも産んでくれてありがとう!!
你真的是越来越可爱了www
希望你这一年每天都是健康快乐的
知道你在忙演唱会,要注意不要过劳了!

是群的生贺活动,我的题目是吉祥物www感觉好像有点不贴题(
写不出本人的万分之一的甜但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w

从今天起我团就都是了三十后代了ww希望你们也是继续这样活泼可爱
期待20周年!